-這一刻,我的心是崩潰的,卻並冇有慌亂,相反倒是很清醒,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把手機給他放回了床頭,下床收拾了幾件換洗的衣服,就離開了這個生活了五年的家。...

這一刻,我的心是崩潰的,卻並冇有慌亂,相反倒是很清醒,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我把手機給他放回了床頭,下床收拾了幾件換洗的衣服,就離開了這個生活了五年的家。

出門以後,努力抑製的情緒,再也控製不住,淚流滿麵,攔下了一輛的士,回來我媽那。

我不敢相信,自己信任的丈夫,竟然也有一天會接納彆的女人,關心她的喜怒哀樂,享受彼此間的心靈互動。

他一大清早帶著婆婆,就開車來到我家。他聲淚俱下地向我的父母懺悔,並且對天發誓和那個女人冇有一點私情,信誓旦旦的表示什麼都冇有發生。

我爸我媽看了聊天記錄,雖然感覺他做得不好,可也並不覺得是什麼大事。內容可能略顯曖昧,並冇有對出現老婆愛人的過分稱呼,實質上也並冇有發生**接觸,根本就算不上大錯。

後來的場麵,就演變成了三位老人勸我,他哀求懺悔,就好似我是整個事情的主宰。

我提出了離婚。冇有一個人站在我這邊,甚至民政局的大姐也幫他說了兩句。

他甚至給單位請了長假,天天對我各種圍追堵截,下班會在樓下等我,請我吃飯。可憐巴巴一遍又一遍地發訊息,求我原諒。

跟所有的人不同的是,他心裡非常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他自始至終和我的觀點都相同,我心裡傷他都懂。

他隻是不願意,或者說是不敢麵對事實。其實我們都明白,一切都已成為過去,再也回不來了。他隻是不敢正視這樣的結果,也不願承擔這樣的後果,他不想接受而已。

他對我一直都好,即便是跟那個女人每天都戀戀不捨,也對我都無可挑剔。

我媽不理解,事實上,所有的人都不理解,他又冇有出軌,這麼多年的感情,我們兩個人甚至都很少臉紅過,就隻是因為和彆的女人多聊了幾句,婚姻就瓦解了!你是怎麼想的?

我爸也說,至少你們兩個人之間還有孩子,不為彆的,為孩子也得忍。況且你還是小題大做,怎麼就捨得?

我自己也疑惑,本來約好的一生一世,感情也一直好,他們之間並冇有發生什麼(也有可能做的隱蔽),日子一直都平穩幸福,未來也是向著這個方向發展,不出意外,一定是皆大歡喜,可是為什麼他卻要試圖帶上另一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