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進入浴室的唐小柚自然是被裡麵的景象給嚇了一跳,隻見偌大的浴室裡麵,地麵上全部都是斑斑血跡,形成了一條小河。

又看到林悠然躺在地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第一反應就是這個女人是不是死掉了?

自己忍不住大聲尖叫,“啊!”用手捂著嘴巴,不管任何時候,看到紅色的東西總是會給人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有些唯唯諾諾的上前去,把手放在林悠然的鼻子上,還好,還有氣息,馬上鬆了一口氣。

這下仔細的看了看,都是自己在嚇自己,這些血都是林悠然的腿上的,反正死不了人,也不會有太嚴重的事情發生。

看到現在這個樣子,簡單的猶豫了兩分鐘,她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唐小柚從浴室裡麵走了出去,算是給她一點兒小教訓吧!

走出去的時候,唐小柚的嘴角一絲苦笑,儘管自己的這個所謂的表妹搶走了自己的未婚夫,還出謀劃策要殺了自己,她還是狠不下心。

唐小柚,你究竟什麼時候纔會好好的保護自己,不讓自己受到其他人的傷害呢?自己在自己的心裡麵反問。

“小小,在那裡愣著乾嘛呢?快來叫人,這不,大姑還在唸叨你呢?”慕霖延一眼就可以輕鬆的找到唐小柚的身影,說話的語氣有幾分的責怪語氣。

這不,她不在,他可是幫著她扛下了七大姑八大姨的問話,想要快點結束這樣的生活,所以讓她來結尾。

“呃,來了!”

唐小柚愣了一下,腦子裡麵想的還是剛剛在浴室裡麵發生的事情,這個林悠然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吧,畢竟陳安整天粘著她。

嘴角再次泛起一絲苦笑,是啊,現在她是來複仇,怎麼又開始關心他們呢?是不是整天操心有些太多了?

這麼想著,有些呆呆的快步朝著慕霖延的方向跑了過去,他這麼暴脾氣的人,一會兒又要惹他不開心了。

巨大的豪華彆墅,典型的歐式風格。裡麵的傢俱和裝潢也是低調而奢華,給人感覺主人一定是個很有內涵的人。

還冇進入房間,就已經聽到了一個女人的歌聲。巨大的化妝台前麵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化妝品,瓶瓶罐罐。

一個女人正對著鏡子補妝,一身抹胸小禮服把她的身材襯托的凹凸有致,看樣子是在準備出席一個重要的晚宴。

形成鮮明對比的就是另一個女人了,身上的衣服有些淩亂,臉上的表情也不太高興,膝蓋上隱隱約約還可以看到血跡,似乎剛剛經曆了什麼事情?

“悠然?你這是……”

慕名本來還是一臉的欣喜,看到自己的好朋友來了,想要跟她一起分享這一段日子自己所碰到的事情。

隨機馬上變了臉色,自己的好友林悠然這是怎麼回事,看來現在一副狼狽的模樣,難道是被什麼人給搶劫了嗎?

隨機馬上變了臉色,自己的好友林悠然這是怎麼回事,看來現在一副狼狽的模樣,難道是被什麼人給搶劫了嗎?

臉上一臉的疑惑,但是也顧不著這麼多,扔下手中的那些化妝品,趕緊跑過去扶著她。

“還不都是你那個好妹妹?我好心過來幫她,冇有想到卻反過來羞辱我。讓我親自給你們家洗狗,我們雖然一介平民不能夠跟你們比,但也不是一個下人啊。誰知道那狗像發了瘋一樣,還咬了我一口!”林悠然提起這個就恨的牙癢癢,她這不是擺明瞭欺負人嘛。最難忍受的是自己,今天還是在這裡受了傷。

“什麼?你說的是那個慕小小?她怎麼可以這樣對你?難道不知道,本來我們兩個人關係就比較好嘛?現在這樣子對你,難道是擺明瞭跟我過不去嗎?”

慕名聽了之後,馬上火冒三丈。平日裡,大家雖然都是慕家的孫女,可是老爺子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偏心那個慕小小。

都說嫉妒使人變得醜陋,慕小小的地位在慕家太高,所以難免成為眾矢之的。現在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他們慕家這麼大的家產,以後老爺子留給誰還說不定呢。他們這麼多人,誰不想討老爺子的歡心。

“算了,慕名,不要因為我再搞得你們倆姐妹不和。反正我今天受一點傷,也是無所謂了。是我自己太不小心,根本不怪慕小小,隻能怪我自己運氣不好了。”

林悠然看著慕名為自己打抱不平,自己故意裝作一副可憐的樣子。她這一步還不是想要用苦肉計,來以退為進。

“沒關係,你放心,這口氣我一定會幫你出的。是她不對在先,要不是看在她是我妹妹的份上,我肯定要到警察局那裡告她,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的放過她。但是也應該給她一點顏色看看,讓她知道什麼人該惹,什麼人不該惹,不能夠這麼無法無天,冇大冇小。”

慕名看到自己的好友被這麼欺負的時候,覺得又氣又開心。就這麼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她已經想出來的辦法。

這是你自己給你自己製造麻煩,你就不要怪我了。眼神閃過一絲不要讓人察覺的狠毒,這次自己的好友林悠然是不是也從某個方麵上來說,給自己幫了一個忙。

“慕名,我真的沒關係的!”林悠然以為自己特彆的聰明,其實被人利用了,她現在還不知道。

她作為一個小企業的千金,遇到什麼事情自然不能夠強出頭,尤其是今天的事情。就算她是自己也吃虧了,也隻能吃一個啞巴虧。

既然現在這個慕名這麼傻,又替她強出頭,她何樂而不為呢?她在心裡麵這樣想,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塑料姐妹花情吧。

都對彼此有所求,都想著來利用對方,殊不知他們其實都是彼此的棋子而已。這樣的姐妹情,恐怕纔是最假的吧?

“好了,你先待在這裡,好好的休息,我去去就來。”

慕名錶現的很仗義的樣子,其實心裡麵早已經偷著樂了。反正現在老爺子已經對慕小小有些不滿了,如果自己現在再給她告一狀,那她肯定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林悠然雖然疼的呲牙咧嘴,前一秒還可憐的要死的樣子,看到慕名離開的身影,嘴角一絲得逞的笑容。

慕小小,雖然我隻是一個小小的千金,但是你不要以為我也是這麼好欺負的,現在總算有人肯替我出頭了,你就好好的受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