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外歐式豪華彆墅。

暖光融融,透過落地窗直直的照射進來,在地板上歡快的跳躍著。

唐小柚伸了伸懶腰,坐起身子,隨後漫不經心的拉開了窗簾。

今天林悠然和陳安要來這裡看房子,一想到這裡,唐小柚不由得笑了起來,嘴角彎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這所房子,是她費了好大一把勁才弄到手的,唐小柚平時看待事物並不挑剔,可是選婚房這種事情,她是絕對不能怠慢的。

所以,她冇有讓陳安去找房子,而決定自己去找。陳安,是她的未婚夫,他們一路走來不容易,終於走到了這一步,很快,她就會成為他最美的新娘了。

倏然,熟悉的手機**突然傳來,唐小柚回頭看去,在床上擺放的手機發出了聲音,她看了看螢幕,是她妹妹來的電話,林悠然。

唐小柚捋了捋自己的頭髮,隨後接通了電話,“喂,林悠然,現在你到哪兒了呢?”

“姐,我和姐夫正在去你那邊的路上呢,不過姐夫說要買點東西,所以我來告訴你一聲,我們可能會晚點過去。”林悠然在電話一頭惋惜的說道。

“沒關係,我可以等你們來,我現在也在剛剛起床呢。”唐小柚覺得這一定是老天爺在幫助她,畢竟自己連屋子都冇有好好收拾。

林悠然會了意,打趣的對唐小柚說道:“那就先掛了,不然姐夫聽到電話裡你的聲音又該分心了。”

“你啊,一天到晚就知道調侃我和你姐夫。”唐小柚嬌嗔的說道,語氣裡有些慍怒的味道。

但是話又說回來,她很疼愛她這個妹妹的,雖說隻是妹妹的關係,但林悠然也算是她的親人,從小到大看著對方長大的,直到現在也那麼親近。

唐小柚不再去細想,這纔想起自己還有收拾屋子這麼一回事。

…………

婚期已經不遠了,唐小柚仔細的打掃了一遍,她連每一個拐角不放過。

或許有人會問她,為什麼不讓傭人來做?明明這麼大的一個豪華彆墅,為什麼還要自己一個人去打掃。

唐小柚總覺得,隻有自己做,有些事情纔會突顯它的意義。

她收拾完之後,路過一個倉庫,她突然躊躇不前,那個倉庫裡,放著結婚屋子裡的裝飾物,唐小柚思前想後決定還是把氣球和彩色絲帶之類的裝飾物掛起來。

“叮咚——”剛剛好,一切都剛剛好,不遲也不晚,想必是林悠然和陳安來了。

唐小柚一開門,果真看見了陳安和林悠然站在一起,隻是在恍惚間,她看見林悠然摟著陳安的胳膊。她竟把她們當成了一對情侶,郎才女貌,珠聯璧合。

就在這個時候,林悠然這才意識到,趕緊送了手。唐小柚搖了搖頭,趕快讓自己清醒過來,她是怎麼了,是瘋了嗎,自己怎麼會想到這個。

“快進來吧,還站在那裡做什麼?”唐小柚笑盈盈的對麵前的兩個人說道。

“不錯啊姐,你這房子可真好。”林悠然興奮的說道。

“行啊,留你住一晚好了。”唐小柚回答的爽快,她早就猜到她會這副表情。

是夜,星星點點。

陳安躺在唐小柚的身旁,“小柚,你怎麼還不睡?”

唐小柚像個孩子一樣依偎在他的懷裡,隨後緊緊的擁住他,“抱著你才能睡。”

陳安不語,隻是笑了笑。直到進入後半夜,唐小柚才發現自己窗邊冇有陳安,就連他的餘溫都冇有。

唐小柚不由得覺的好奇,她便下了床去找朱

大晚上的,陳安是去上廁所了嗎。唐小柚下了樓,剛好經過了林悠然的房間。

她停了下來,覺得怪異,站在林悠然的房門前顰蹙起眉頭,“嗯…………嗯啊…………墨哥哥你慢點,我好疼啊。”林悠然的聲音從屋子裡傳了出來。

墨哥哥,難到是陳安?唐小柚的心突然“咯噔”一下。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在你姐家裡不是更**點?”陳安一邊忙著運動著,一邊邪魅的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陳安!這明明就是陳安和她妹妹林悠然的聲音!唐小柚按捺不住,猛地破門而入。

“你們在乾什麼!你們在乾什麼!”唐小柚不敢相信,她的妹妹林悠然居然和她的未婚夫睡在了一起。林悠然和陳安在這一刻慌了陣腳。

“啊——”林悠然嚇得趕緊扯起被單裹在自己身上,陳安也嚇得從林悠然的身體裡退了出來。

“林悠然,你看清楚,我是你的表姐!你們居然…………”唐小柚瞪大眼睛看著林悠然,她有些不可思議。

“小柚,其實我們很早就想告訴你的…………我和悠然…………”陳安連忙解釋道。

“悠然?”唐小柚感到詫異,頓了頓後又說道:“所以呢,之前你對我的好原來都是假象嗎?你們什麼時間好上的!”唐小柚幾欲吼出來,但她還是逞強的告訴自己不要哭。

林悠然扭扭捏捏的坐在床頭,她抿了抿嘴,臉上因被唐小柚捉姦而泛著紅,“姐,對不起,我很愛陳安。”

對不起…………對不起還有用嗎,到頭來,她唐小柚卻成了棒打鴛鴦的那個人。

她突然想起林悠然說的一句話,“那就先掛了,不然姐夫聽到電話裡你的聲音又該分心了。”假的,全部都是假的,他們一直都在給她做戲看。

唐小柚站在門口,寂寥的月光打在她的身上,她自嘲的笑了笑,對眼前兩個衣衫不整的男女說道:“滾。”

“滾啊,你們是聽不見嗎!”唐小柚大聲的吼道,她的情緒在這一刻崩潰。

兩個人踉踉蹌蹌的走了出去。

她怎麼也想不到,曾經和她最親近的林悠然,竟然搶走了她的未婚夫,明明婚期很快就要來了…………

唐小柚跌坐在地上,眼睛裡充滿了絕望,這還是她第一次嚐到這種感覺,從小到大,她一直都被彆人寵著,要什麼有什麼。

變了,全都變了,唐小柚嘴裡呢喃著:“為什麼要讓我看見這些…………”

曾經,和陳安經曆的風風雨雨,在這一刻突然覺得什麼都不是了。

唐小柚眼神空洞的走出房間,打開彆墅裡的燈,那些好看的裝飾物和氣球在燈光的照耀下更顯得光彩奪目。

真是諷刺,唐小柚衝上去就把那些裝飾物狠狠地撕扯了下來,她的心跌入了低穀,折騰了半天,她終於控製不住的哭了起來。

她多麼希望這隻是一場夢魘,醒來仍然是美好的,林悠然和陳安冇有上床,她和陳安的婚禮照常舉行。可偏偏,內心深處傳來紮心的痛讓她清楚的明白,這一切都是真的。

親情和愛情的雙重背叛帶來的疤痕,唐小柚想著,她可能,是再也無法痊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