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聲退。

氣浪湧。

不過眨眼,磅礴勁氣,直接將李秋平震飛了出去。

噗嗤!

李秋平像是死狗一般,刹那落地,口中更是噴出了一大口鮮血,麵色蒼白如紙,此時在李秋平心頭滿是無力,抬頭一看。

隻見前方那染血長劍一抖,一瞬震飛玉虛神聖。

“爹!”

李秋平雙眸起血色,可惜此時李秋平卻是冇有任何動彈可能,麵對神帝殘影,稍微掙紮,就能感覺到靈魂狠顫,如此感覺。

就像是——

靈魂遭受碾壓一般?

死亡之感,覆蓋周身不散,淩天亦有震撼,看向丘夢塵的眼神,亦有一絲不解。

玉鼎宗大長老!

李秋平之父?

此時背刺玉虛神聖?

背叛?

不僅是淩天,夏霆更有詫異,如此驚變,是誰都冇想到的,玉虛神聖捂著胸口駭人傷口,咧嘴一笑,滿是慘然的看著身後丘夢塵:“你……”

“哼。”

丘夢塵輕哼一聲:“宗主,您何必要如此不識抬舉呢?傲天神帝已死,你身為十八神皇的擔子,你也是時候放下了。”

“如今主上對你不錯,你為何要忤逆主上呢?”

丘夢塵說著更是麵朝神帝虛影跪地:“夢塵,叩見主上。”

神帝擺手:“很好,你做的很不錯。”

“為主上效勞,樂意之至。”丘夢塵的眼神,這一刻不帶任何感情,似乎擊殺麵前的玉虛,對他來說,不過就是小菜一碟。

驚人變。

眾人驚!

李秋平的雙眸之內,更是有著震撼神色。

生父!

恩師!

此生最為重要的兩人,在這個時候,竟然如此刀兵相見,其中到底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李秋平震撼之時,神帝不屑輕哼:“大哥,這千年來你之所以在玉鼎宗隱忍不發。”

“難道你之目的,不就是利用我玉虛宗的力量,來讓傲天之子變強麼?”

“你想讓其變強,本帝何嘗不想?”

“四大神聖之墓,普天之下,除開他之外,將不會再有人能打開。”

“本帝若想得到晴雪神聖的殘魂,那麼,本帝就必須和你演戲,共唱這千年大戲。”

“不過你怕是不曾知道,你的生死兄弟丘夢塵,早已在千年之前,背叛了你,臣服在我名下,千年來你所有的舉動,都被本帝看在眼中。”

“枉你千年來還煞費苦心各種運作。”

神帝之言,更有嘲諷,似乎玉虛神聖在他眼中就是白癡一般,神帝之言剛落,丘夢塵轉身,不屑一掃前方玉虛神聖:“事到如今,有一件事,告訴你又何妨?”

“你可記得千年之前,神戰開始之前,當初傲天神帝曾下令讓你帶隊,前往襲擊玉虛宗駐地,那一戰你所帶領的十大神皇。”

“一千神王!”

“一戰儘死,在戰後傲天神帝以背叛之名,對你進行調查,也是那個時候開始,你心有不服,懷疑出現了叛徒,其實那叛徒不是彆人,正是本皇。”

噗嗤!

丘夢塵話語一落,玉虛口中再次噴出一口鮮血,身子後退數十步,麵色蒼白無比,那無助眼神,更讓神帝心中大為滿足:“大哥,真是冇想到,你也有今日?”

“不過……”

“你放心,我是不會讓你慘死在這的。”

“畢竟你是我大哥,本帝怎麼能做出殘殺大哥的事情來?”

神帝言語,帶著一絲變態,誰知,就在神帝話語落下刹那,玉虛神聖卻是仰天大笑了起來:“哈哈哈!”

神聖笑。

氣浪翻。

一層厚重道韻,刹湧玉虛周身,一襲長袍翻滾之時,玉虛就像是變了一人,氣息拔高刹那,之前頹廢姿態,一掃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