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僅私通外男,還敢謀害柔兒!”

穆玥璃剛剛清醒過來,就被一道掌風給震飛了出去。

隨後連人帶門一起摔到了屋外,喉嚨裡瞬間湧上了一股血腥味。

“哪個不要命的敢打你姑奶奶我?!”穆玥璃好不容易穩住氣息,扭頭瞪去,隻見她麵前正站著一個長身玉立,麵容俊朗無雙的男子。

隻不過他看她的眼神卻凶狠淩厲,甚至還有幾分要將她挫骨揚灰的恨意。

這個穿得跟古裝戲子一樣的傢夥是哪根蔥?

她被俘虜了?

可她的飛船已經自爆了啊,那樣的情況她不可能活下來的。

“你剛纔說什麼?”還冇等穆玥璃弄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麵前站著的男人就用一副不置信的眼神看著她,好似是聽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話。

這個女人居然敢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

還自稱是他的......姑奶奶?!

簡直是大逆不道!

“穆玥璃,本王告訴你,這次你就算是裝瘋賣傻也休想糊弄過去,本王定要休了你這個不知羞恥的惡婦!”男人一字一頓。

啥玩意?

本王?

還休了她?

什麼亂七八糟的,穆玥璃正準備問清楚,腦袋卻突然傳來一陣鈍痛,緊接著腦海裡就湧現了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

九荒大陸?

北淵國?

安王妃?

她這是......借屍還魂了?

而且還借了個有夫之婦?!!

她可是星際聯盟帝國裡唯一的女元帥!

此次受命遠征,原本馬上就要勝利了,卻冇想到聯盟裡突然出現了叛徒。

她為了贏得這次的勝利,直接啟動了自爆係統,和對方同歸於儘。

可冇想到一睜眼居然來到了這個早就已經毀滅了幾千年的遠古時代,還成了個對男人死纏爛打的廢物?

要不要這麼玩她?

還冇等穆玥璃消化這個令人窒息的訊息,一個丫鬟就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王爺,不好了,表小姐她......”

“柔兒怎麼了?”還冇等對方說完,北宮宸就焦急地追問道。

可見他及其看重那個叫柔兒的人。

“表小姐她此番受此大辱......不想以後受人指點,要以死自證清白!”那丫鬟惡狠狠地剜了一眼衣衫不整的穆玥璃,牙齒咬得咯吱作響。

都是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王爺不待見她,就在外麵找野男人,被他們表小姐發現了,居然還想要殺人滅口,實在是欺人太甚!

一聽這話,北宮宸哪裡還忍得住,轉身就準備離開,可走了一步又突然想到了什麼,冷眼看著穆玥璃。

“你跟本王一起去!”

“憑什麼?”穆玥璃皺眉。

“你還敢質問本王憑什麼?要不是你找人欺辱柔兒,她又豈會這般?你必須親自去給她道歉!”

北宮宸說完也不顧穆玥璃是不是答應了,上前就準備拽著她離開。

可他的手才碰到穆玥璃的手腕,就傳來一陣刺痛感。

北宮宸瞬間鬆開了手,指腹間居然還帶了一點焦黑。

“你身上藏了什麼凶器?”北宮宸一臉震驚的看著穆玥璃。

“凶器?你覺得我這個樣子能藏什麼凶器?”穆玥璃也是一愣,不過很快就又反應了過來,一臉淡定的說道。

可此時她的心底卻滿是激動和歡喜!

這是她的精神力啊!

她所處的那個時代文明已經高度發展了,精神力是他們日常生活的基本能量。

吃穿住用行都要用到它,強盛一點的,還可作為武器!

而她的精神力自小就純粹而強大,被帝國譽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後被帝國重點培養,成為了唯一一個女元帥。

冇想到,換了個軀體,她的精神力也冇有丟失,真的是太好了!

這樣說不定她還能重新聯絡上帝國,重返聯盟!

穆玥璃現下已經心潮澎湃了,但麵上卻絲毫未顯。

而北宮宸也盯著她看了片刻,她現在就隻穿了一件單衣,確實藏不了什麼暗器。

可他的指腹確實是被傷了,現下還帶著一股麻麻的感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話說還去不去看你那位小相好?要是不去的話,我就要休息了。”看著沉默不語的北宮宸,穆玥璃問了句。

現下這個身體虛弱的緊,她必須要速戰速決,儘快恢複體力。

不然要是遇到了什麼麻煩,她肯定應對不了。

“你最好不要給本王耍什麼花招,不然本王一定會叫你生不如死!”北宮宸撂下一句狠話,然後就甩手離開了。

穆玥璃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史學課上說的冇錯,越是落後的時代,雄性物種就越是囂張無力。

再說,她堂堂帝國元帥,還怕一個文明落後的古人威脅?

笑話!

“王妃,您先把衣服穿上吧。”北宮宸離開後,一旁的侍女立馬拿了衣服給穆玥璃穿上。

“謝謝。”看著麵前的女子,穆玥璃道了了句謝。

香蓮卻好像是受到了什麼巨大的驚嚇一樣,完全楞在了原地。

她家小姐居然跟她說謝謝?

穆玥璃也冇多在意,直接跟在北宮宸身後離開了。

等到他們趕到宋柳柔的院子時,裡麵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子正舉著長劍橫在自己的脖頸處,旁邊圍了一大堆下人。

“小姐,您趕緊把劍放下,要是傷著自己了,王爺一定會心疼死的!”宋柳柔的貼身婢女哭著勸解道。

“可我現在已經冇有臉麵再繼續活下去了......”可宋柳柔卻恍若未聞,雙手緊緊的握著長劍,一張精緻的小臉掛滿了淚痕,看上去分外惹人憐惜。

“柔兒,趕緊把劍放下!”北宮宸一進來就看到這樣的畫麵,立馬喊道,神情焦急無比。

“宸哥哥,柔兒福薄,幼時慘遭變故,父母雙亡,但有幸能得宸哥哥疼惜,柔兒深感萬幸。隻可惜柔兒體弱,又無依無靠,實在是配不上宸哥哥,可柔兒對宸哥哥的心意天地可鑒,王妃姐姐既然容不下我,我也不會讓宸哥哥為難。”

“宸哥哥,我們......來世再聚吧!”

宋柳柔說得情真意切,北宮宸聽得更是心疼不已,恨不得立馬衝上去將她擁在懷裡好好安撫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