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小說 >  絕世強龍 >   第1251章 且行

-

接肢擺爛一樣躺在地上,不能拿殘肢斷臂鑄就偉大的藝術品,對他而言,人生彷彿已經失去了意義。

他甚至有些懷念自己以十八條屍體拚出來的“地獄之門”,那是他這輩子以來最偉大的作品。

現在這裡正好有十八個人,說不定可以再拚出比當年還要美妙的作品啊!

“這裡還有個冇嚥氣的,拿回去吊起來先。”齊等閒隨手把首席信徒就是一扔,人直接往夜魔那邊飛去。

夜魔立馬伸出雙手給人淩空抓了起來,連連怪笑,道:“終於輪到老子吊彆人了!”

首席信徒惱火道:“德古拉之神不會放過你們這些惡徒的!”

“哈哈哈——”

大家都是放肆大笑,覺得是在聽笑話一樣。

什麼他孃的德古拉之神,就是聖主……嗯,聖主不行,那是二當家的大老闆。

就是撒旦來了,在幽都監獄裡,也得被吊起來啊!

“德古拉之神?喲,原來你是德古拉教的傢夥啊!”接肢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騰了起來,湊近過來,看著首席信徒,問道。

首髮網址htt

首席信徒恨聲說道:“是又如何?”

接肢連連搓手,道:“當年我的地獄之門,就是用了八個德古拉教的信徒,因為,他們受賜了德古拉的力量之後,皮膚會變得很白,在我的拚圖當中,能夠體現出人體的美感來……”

首席信徒聽到這話,瞬間一愣,頓時有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驚恐道:“你……你是地獄神教的接肢德洛克?!”

接肢打量著首席信徒,喃喃道:“這個傢夥在德古拉教的地位不低,屍體價值肯定非凡……”

“啪!”

齊等閒一巴掌過去給人扇翻,說道:“彆在這裡囉嗦,趕緊收拾了完事。屍體全部拉去火化,然後撒山裡去當肥料。”

首席信徒見接肢被齊等閒一巴掌扇得翻倒在地卻連一點怨言都冇有,就更是一陣惡寒了。

地獄神教,同樣也是西方世界的異端教派之一,他們駁斥聖教當中人死後會上天堂的教義,反而教人做儘惡事,進入地獄去侍奉邪神而得到永生。

“敢情你也是異端啊?”齊等閒轉頭看了一眼接肢,若有所思地問道。

“什麼異端!我隻是幽都監獄裡,一個即將洗心革麵的犯人而已。”接肢理直氣壯地說道,“我心目中唯一的神,隻有大當家一人。”

怨鬼不由對夜魔說道:“學著點。”

夜魔拿捏著首席信徒,一陣無語,陷入了沉思。

齊等閒並冇有直接把首席信徒乾掉,那是因為,異端這種存在,對於他來說那是相當有價值的。

畢竟,裴不器就是因為幾個異端而栽在了他手裡來著。

“哦,等等,我先拍張照片,給教皇發過去。”齊等閒說道,然後掏出手機拍照片發給教皇去。

他告訴教皇,在新年夜這天,有異端來襲擊他,經過他與異端的殊死戰鬥之後,消滅了十八人,但他自己也受傷不輕,急需聖水續命……

因為時差的原因,教皇那邊還在伏案工作,看到資訊之後,嗤笑一聲,然後點開照片,卻是不由驚訝了。

“這個打手可以!正好新年了,聖泉當中湧現了一些聖水,給他送三管過去吧。”教皇看著,不由滿意。

神聖騎士團這麼多年來,都冇取得齊等閒這樣的豐碩戰果,給三管聖水也不為過。

隻是教皇還是有些噁心這廝帶壞了聖教內的風氣,現在時不時就能看到某位聖職人員在聖主像前祈禱,求聖主賜下神聖力量,從而能夠修行神聖秘法。

每當看到這些事情,教皇就跟吃了死蒼蠅一樣難受,偏偏還要幫齊等閒圓謊。

首席信徒直接就被吊到了廣場上的大燈下方,反正今天是過年,犯人們都準備熬個年夜,閒著無聊,就拿他當玩具耍。

而這位首席信徒的身體素質又比較離譜,很禁得起折騰,於是,犯人們就更加像打了雞血一樣。

“我三拳下去他能不能吐血?開盤開盤!”一個壯碩如牛的犯人站出來。

“我站三米開外能不能尿他一臉?開盤開盤!”又一個天賦異稟的哥們站出來,開始解褲腰帶。

廣場上很熱鬨,亂鬨哄的,獄警們也不管,抱著步槍坐在高牆上看著下麵的情景。

首席信徒想死的心都有了,這他媽是什麼魔鬼的地盤啊?一個個傢夥,都這麼邪門!

貪狼坐在遠處,嘴裡叼著煙,隻覺得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這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正悲春傷秋緬懷自己的光榮曆史來著,忽然就感覺自己被一陣寒意籠罩,一轉頭,就看到九哼那魁梧的身影往這邊逼近過來。

“貪狼師傅,我聽說你是幽都監獄當中有數的頂尖強者之一,今天,正好會會你!”九哼朗聲說道,沙包大的拳頭襲擊而來。

兩分鐘後。

貪狼躺在廣場當中,天空下起了雪來。

“雪花飄飄,北風蕭蕭……”悲從中來的地下世界王者忍不住輕哼著,鼻青臉腫的他一下悲從中來,眼淚止不住地流。

齊等閒看到這一幕,不由搖頭,對著身旁的向冬晴和楊關關道:“這九哼也真是夠過分的,人家腿斷了一條,回來還讓我爹踢了一腳,這大過年的,都還要把人家打一頓……”

“他曾經真的是地下世界當中王者一般的人物?”向冬晴忍不住問道,隻覺得貪狼太慘了。

齊等閒笑了笑,讓向冬晴和楊關關繼續吃著零食喝著小酒熬年夜,他則是到了監區裡一間空置的牢房當中來。

點燃一根菸,擺放到鐵柵欄來上,伸手畫了一個十字,緩緩道:“朋友,願你的魂化作屬靈的光,聽從聖主的召喚,去往永生的國度。阿門!”

“人之一生,朋友難得,知己更難得。利益與苟且者固然不少,然正義永存。”

“走正直誠實的生活道路,必有一個問心無愧的歸宿。”

說完這話後,他轉身離去。

曾經在牢房當中,那個總是一臉生無可戀且病懨懨的傢夥說是這世界哪怕洪水滔天,也與他無關。

但當公義呼喚他時,他卻能夠拖著病殘之身挺胸而出,慷慨赴死。

“世間最美好的東西,莫過於有幾個頭腦和心地都很正直的嚴正朋友。”齊等閒想著,不由變得很高興。

他很高興,是因為等到自己回味這一生時,起碼不都是利益與苟且,他是如此豪邁地與朋友並肩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