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來殺我!你有種你來...”

轟!!!

還未等夏侯鷹說完,巴雷特子彈頭狂暴力量瞬間落在夏侯鷹老臉之上。

儘管兩者相隔整整上千米,可子彈頭依舊攜帶毀滅性力量,當子彈落下那一刻,夏侯鷹半張臉直接被巴雷特子彈頭打冇了。

“夏侯將軍!”

親眼看到夏侯鷹被巴雷特狙擊槍一槍射殺,無論是大楚太子楚雲騰還是大楚眾多將領,他們全都驚呆了。

死了?

大楚神威蓋世的武將夏侯鷹千米之外就這麼被大唐太子給射殺了?

“漂亮!殿下乾得漂亮!”

見到夏侯鷹墜地身亡,蒙恬大叫一聲,三萬黃金火騎兵更是跟打了雞血般激動不已。

在他們認知中,千米之外取敵軍上將首級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但他們都冇想到,唐羽不僅做到了,還一次性乾掉了對方大將夏侯鷹。

“夏侯將軍死了?夏侯將軍竟然被大唐太子射殺了?”

“天呐!大唐太子手中拿的是什麼武器?為何如此厲害?”

“完了!夏侯將軍一死,誰來指揮作戰?”

盯著失去半張臉倒地身亡的夏侯鷹,楚軍一下子亂成了一鍋粥。

“該死!”

意識到軍心逐漸渙散,楚雲騰暴跳如雷。

下一刻,楚雲騰拔出手中長劍,他厲色喝道:“三軍聽我命令,全麵衝鋒,給我斬殺唐羽,為夏侯將軍報仇!”

“殺了唐羽,為夏侯將軍報仇!”

“對!殺了他!”

伴隨著太子楚雲騰拔劍,憤怒的楚軍瞬間朝著三萬黃金火騎兵衝去。

“夏侯鷹已死,對方軍心渙散,隨我正麵出擊!”唐羽收起巴雷特狙擊槍拔出帝劍淵虹大聲喝道。

蒙恬上前一步道:“殿下,等下我帶人衝鋒,你在後麵保護好自己!”

“不!身為主帥,我應帶隊衝鋒!”

唐羽直接拒接了蒙恬的安排,他沉聲喝道:“我現在起,我下達第一道軍令,也可能是最後一道軍令!等下我帶隊出擊,若見我落下馬來,不要停止衝鋒,緊緊跟隨軍旗,握緊長矛,揮舞刀劍,,誓死方休!”

“日月山河永在,大唐江山永在!”

“殺!!!”

怒吼一聲,唐羽策馬揚鞭,率先手持帝劍淵虹朝著正麵楚軍衝去。

“日月山河永在,大唐江山永在,殺!”

“殺殺殺殺殺!”

敵將夏侯鷹已死,三萬黃金火騎兵士氣大增,見到唐羽率先衝鋒,三萬黃金火騎兵瞬間緊隨唐羽步伐衝了上去。

看到唐羽竟然帶頭衝鋒,楚雲騰揮手喝道:“弓箭手,放箭,快,放箭!”

“放箭!”負責羽箭的將領隨之大喝。

唰——

唰唰唰唰唰——

頃刻間,漫天箭雨朝著唐羽等人爆射而去。

“護盾,快,護盾!”蒙恬揮舞戰劍立刻喝道。

伴隨著蒙恬親自指揮,三萬名騎兵戰士立刻掏出盾牌,進行抵禦。

“殺,隨我殺!”

唐羽一馬當先,不畏生死朝著楚軍衝去。

見到唐羽真的瘋了,楚雲騰臉色陰沉道:“繼續放箭,繼續給我放箭,先把唐羽給我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