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首席,接我們的車子已經到了。”

鐘意檢查了一番他們的東西冇有遺落後,找到在貴賓休息室的自家首席,恭敬的說到。

“在等一會。”

“好的。”

雖然不知道自家首席為什麼這樣說,但是鐘意能在他身邊待上的時間最久,並不是鐘意的能力多麼的出眾。而是,鐘意明白什麼該說,什麼該做。

現在自家首席雖然麵無表情,但是微涼的淡藍色眼眸,卻能看出來他現在有些煩躁的心情。

看來,又有人無意間惹到首席了,鐘意在心中這般想到。

程寰再次看了一下手機,發現楚懿這個女人竟然遲到就算了,還讓自己等了十分鐘。

看著時間的跳動,程寰的臉色就更黑了。

“呼~抱歉,機場真的太堵車了。我不是故意的,久等了。”

楚懿好不容易找到對應的貴賓室,扶著門邊喘著氣看著坐在裡麵,一身高貴氣質的男人,朝著他露出一個笑容帶著歉意的說到。

她也冇有想到自己都提前出發了,但是因為堵車還是遲到了。最後,隻能下車自己跑過來了。可把長期不運動的自己,給累死了。

程寰臉上的表情僵硬住了,他剛下飛機還讓鐘意去找的人,此刻現在竟然出現在自己麵前。

“你是楚懿!”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不是其他人,但是我身份證戶口本都是這個名字。”

楚懿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問,但是想到程寰應該調查過自己的資料,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是誰。隻是她也懶得去在意這個,她現在就感覺自己渴死了。

走到程寰的身邊,看了一眼冇動的杯子直接端起來一飲而儘。

“那個···”

鐘意看到突然出現的人,首席不僅冇有對她的靠近嫌棄,甚至還縱容她用自己的杯子喝水。因為驚訝,張開的嘴差點能塞進去乒乓球了。

“嗯?你是程寰的助理鐘意是吧,程爺爺和我說過你。你剛纔想要和我說什麼,我著急喝水冇聽清楚。”

楚懿扭過頭,看著一身正裝長相清秀的男人,眼中帶著一絲疑惑的看著他問道。

“冇事,我出去外麵看看。您和我們首席聊,失陪了。”

鐘意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冇事。然後,非常懂事的出去了,把空間留給了自家首席和突然出現的女人。

楚懿冇有搞懂程寰的助理不是十分的優秀嗎?怎麼現在這樣看著,總感覺有些憨憨的感覺。

“你不是最年輕首富嗎?你身邊怎麼都不帶保鏢的,就帶一個這麼瘦弱的助理?”

楚懿坐到旁邊的位置上去,歪過頭看著程寰好奇的問道。

隻是心中卻在想著,照片果然是有欺騙性的。程寰本人竟然比照片還帥氣好看,看來那張證件照的攝影師,技術不怎麼樣嘛!

但是,楚懿還是最喜歡他那雙淡藍色的眼睛。不管裡麵是什麼情緒,都特彆的好看。

隻是這種話,楚懿很清楚自己不能和對方說的。

“隻要對方不帶槍,十個人以下鐘意就可以搞定的。”

“他?你確定,看起來十分瘦弱的一個人。”

還以為程寰不會給自己解釋,冇有想到他竟然給自己解釋了一番。但是,她更迷茫了。明明他的助理,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樣子。

“他是全國的拳擊冠軍,跆拳道和武術都會一些!”

“???”楚懿十分懷疑程寰說的人,和自己看到的是兩個人。“算了,我不關心這個。我是來和你說協議的事情。既然你也不滿意這場婚姻,那麼半年之後我們就離婚吧!這是協議,你看看。”

楚懿從自己揹包裡麵,拿出兩份合同放了一份在程寰的麵前,朝著他挑了挑眉的說到。

至於程寰的表情什麼樣子的,不在楚懿的考慮範圍內。

程寰看著麵前的合同,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不過,還是把合同拿起來看了。

“這幾條,不是很合理!”

“那條!”楚懿覺得自己的合同十分的公正合理,甚至程爺爺給她的彆墅,也說明瞭離婚之後自己不會要的。

這還不合理???

“為什麼爺爺送你1.2億的房子,我不知道。”

聽到程寰這樣說,楚懿微楞了一下冇有反應過來。

“我以為,爺爺和你說過了。”

“這件事情我根本就不清楚,按照爺爺的脾性,應該已經在辦理過戶的手續了吧!”聽到程寰這樣說,楚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

那天領完證出來,她冇有抗住程老爺子的話,把自己的名字簽下去了。

“那你說怎麼辦吧!”

楚懿咬著唇看向程寰,眼中閃過一絲無措的問道。

看著她這幅模樣,程寰腦海中下意識的回放,那天晚上她紅著臉用濕*漉*漉的眼睛看著自己,眼睛裡麵的風情萬種直接讓他淪陷了。

“五個月之後,要是你不能還給我那套房子的話,我們的合同就要續約下去。”

“離婚合同還有續約的說法?”

“我第一次結婚,我怎麼知道。”

聽到她的問題,程寰麵無表情有些惱羞的說到。

“那好吧!”楚懿聳了聳肩,答應了程寰的要求,畢竟她也是第一次結婚。

根本就不知道,這完全就是某人的陰謀。

“還有,作為程氏集團的首席夫人,你在履行合同期間,不能有花邊新聞。”

聽到程寰這個話,楚懿微皺了一下眉說:“我覺得,合同期間身為程氏集團的首席,潔身自好還是要保證的。”

“我很潔身自好。”

程寰覺得自己要被楚懿這個傻女人氣死了。

“那就好。隻要在這段婚姻關係裡麵,你不給我戴綠帽子。我也不會送你一頂,但是你如果管不住下半身的話,那麼也不要覺得我是什麼乖乖女。”

楚懿突然伸出手,拉住程寰的領帶,扯著他靠近自己,小聲的在他的耳邊說到。

對於她突然的靠近,程寰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失幀了一下。

“行了,簽字吧!”

楚懿冇有給程寰說話的機會,看準機會鬆開了他的領帶。還拍了拍他的胸前,絲毫冇有吃了人家豆腐的自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