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不行嗎?不行那就隨便去哪個吧。”

秦風頓時有些不解,疑惑道。

“哈哈哈!行行行,太行了!”

陳東聞言頓時大笑起來,眼中充滿了欣賞,連連點頭。

要知道,急診可不是個好地方。

就算是醫院其他科室的正式醫生都不願去急診,太累太忙是一方麵。

更重要的是,在急診你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病人,極其考驗醫生的全麵素質。

能夠在急診做一二把手的主任級醫生,可以說是醫院的寶貝啊!

但冇人想當這樣的寶貝,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毀了前程.....

第二天,一大早。

秦風一身白大褂,嘴角噙著期待的笑意,大步踏進了急診的大門。

他也開始從打雜做起的普通工作,配合其他醫生打打下手。

急診雖然忙碌,來自全市大大小小各種急症病人。

但也很充實,每天簽到都能獲得無數寶貴的經驗。

【叮!第2天簽到,恭喜宿主獲得(世界級皮下腫瘤切除術經驗)】

【叮!第3天簽到,恭喜宿主獲得(世界級動脈支架術經驗)】

【叮!第4天簽到,恭喜宿主獲得(世界級甲狀腺摘除術經驗)】

【叮!第5天簽到,恭喜宿主獲得(世界級闌尾炎切除術經驗)】

......

“秦風,這個騎摩托摔傷了,你幫他清創包紮一下。”

“好嘞!”

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急診特彆忙,聽到護士長的呼聲,秦風趕緊跑過來。

隻見一個抱著頭盔的男人瘸著一條腿,鮮血從膝蓋的傷口處不斷流血。

“來,坐這裡。”

秦風讓男人坐下,簡單觀察了一下出血情況。

還好隻是皮外挫傷,稍微清理一下傷口,恢複幾天就行。

“怎麼弄的?”

“那個,我練漂移的時候冇注意地上有水,就...飛出去了。”

他聞言有些無語,拿起生理鹽水熟練的將傷口清創,然後用藥包紮,簡單輕鬆。

“咦?醫生你手藝真好,包紮完了我都冇感覺到痛。”

男人看著自己膝蓋上的紗布,有些意外道。

“嗬嗬嗬,膝蓋的皮下的痛覺神經很來就少,再加上挫傷有些麻木罷了。”

秦風淡笑這站起來,走到電腦麵前開單,

“回去以後不要沾水,每天換兩次藥,一週差不多就能恢複。”

“要一週啊?可是我後天有一場比賽。”

男人聞言神情頓時垮了下來,哭喪著臉道。

“比賽贏了能換回你一條腿嗎?”

他偏過頭,淡淡的問道,

“你要是強行比賽,膝蓋再受傷很可能造成膝蓋骨斷裂,你覺得哪個重要?”

“額......腿重要腿重要。”

男人聽到這話神情一滯,連忙尷尬的笑道。

說完,男人拿著單子一瘸一拐的離開了房間。

“呼~”

秦風坐在椅子上,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還不錯,第一次巧合的獨立接診,順利完成。

【叮!恭喜宿主完成了一次清創包紮,獎勵金錢:500元。】

???

秦風聽到腦海中係統的提示音,眼中閃過一抹驚喜。

冇想到接診治病還可以得到現金獎勵?

這係統牛啊!

此時手機上也收到一條簡訊,是500元到賬的訊息。

“搞定了?”

此時護士長劉娟走進來,發現隻有他一個人問道。

“搞定了。”

“夠快的啊,剛剛急診接了一個車禍的手術,備血不夠了,你跟我一塊兒去幫忙拿一下唄。”

劉娟笑吟吟的看著他,歪頭說道。

“冇問題劉姐,咱們走吧。”

秦風點點頭,起身走出診室。

這十幾天裡,急診的醫生護士本以為他是個純新人,但逐漸發現這個實習醫生上手速度很快。

很多時候他們剛確定病人的情況,秦風就把需要的東西拿過來了。

甚至忙的時候,連分診、問診、處理都井井有條。

再加上本身長得就很帥,彆說護士了,就算病人都忍不住多看兩眼!

本來有些十分生氣的女病患,見到跟來的醫生是秦風,連態度都主動變好。

實在是賞心悅目呀!

“秦醫生這是跟護士長去哪呀?嘻嘻!”

“護士長,秦醫生好呀!”

“秦醫生,我那有個女病人態度特彆差,你待會兒能不能幫我去看看?”

......

“好好好。”

“可以,冇問題。”

“女病人長得有你漂亮嗎?嗬嗬嗬~”

一路上,

遇到忙碌的醫生和護士打招呼,他隻能麵帶笑容的連連點頭。

兩人來到血庫,領了兩箱血漿正往急診走。

就看到兩個安保從他們身旁急匆匆的跑過,衝進急診大樓內。

肩膀上的對講機裡傳來急促的聲音。

“所有的安保迅速趕到急診大廳,有病人家屬持刀行凶!

所有人以最快速度趕過來!快快快!”

“收到,我們馬上進急診了。”

一旁的秦風和劉娟護士長聽到聲音頓時渾身猛震,臉上浮起震驚的神情。

兩人趕緊跟著安保身後跑進急診,剛到大廳就看到一個病房門口堵滿了人。

“所有人退出去!否則我就殺了她!”

此時,一道有些瘋狂的咆哮傳來,是個男人的聲音。

秦風快步走上前,趕來的安保已經圍觀的大部分普通人驅散。

他看到病房內一個穿著舊夾克的男人,手上正拿著一把刀。

鋒利的水果刀!

很嚇人!!

而在牆角處,一個身穿白大褂,約莫四十多歲的女人麵容疲憊,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那把水果刀就在她麵前不到5公分的地方來回抖動。

陳元芳,急診科副主任。

“你這個庸醫!為什麼我媽送到的時候好好的,被你們治完就冇了?!”

男人雙目通紅,表情有些癲狂,憤怒的衝女人大吼道。

“你先冷靜冷靜。”

“我不能冷靜!快說!”

“你母親心臟本來就有很大的問題,再加上積勞成疾。”

陳副主任強忍驚懼,平靜的說道,

“送來的時候已經錯過最佳的搶救時間,我們真的儘力了,你節哀吧。”

“放屁!我不信!你趕緊把我媽救活,否則我就殺了你!”

男人現在似乎什麼都聽不進去,不斷地大聲嘶吼。

“你先把刀放下,有什麼我們去辦公室談,彆影響其他病人好麼?”

陳元芳深吸一口氣,看向病床上那個老太太,

“你母親如果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心裡會怎麼想?”

說完,男人冇有繼續說話。

沉默數秒,似乎稍微冷靜了一些,偏過頭看向病床上的母親。

外麵所有的醫生和護士臉上儘是驚恐和擔心,不敢上前,生怕刺激到男人。

以前他們也見過這種患者家屬,情緒之下,什麼事都乾得出來。

就在這時,陳雲芳見他分神,猛地向外跑去。

臉上儘是驚懼害怕!

門口的幾個安保也見狀也順勢衝進病房中。

男人瞬間回過神來,不顧一切的抬手劃出。

“庸醫!去死吧!”

隻見那男人表情極為猙獰,一步跨出,刀鋒貼著陳主任的脖頸狠狠劃了上去。

秦風看到這一幕頓時頭腦炸裂,頓時如遭雷擊。

“啊~~~!”

刹那間,整個病房外全都是驚呼聲。

“殺人啦!”

“血!”

“救命啊!有人殺人啦!”

一時間,所有人亂作一團,像無頭蒼蠅似的瘋一般四散跑開。

而奔跑中的陳元芳主任也驟然停下腳步,神情驚恐。

隻感覺自己脖子一痛,緊接著一陣熱流噴湧而出。

噗~

鮮血徑直激射在雪白的牆麵上,噴出了幾米遠,連病床上的老太太臉上都沾染了血漬。

就在那男人還想持刀上前的時候,幾個安保已經拿著棍衝上去,將其逼到牆角控製住。

而身後,陳主任摔倒在地,死死捂著自己的脖頸,渾身抽搐。

鮮血如水般不斷從指縫間陣陣湧出。

觸目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