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跑,晚啦!

葉九州殺心已起,又怎會輕易放過這些山匪。

隻見他拿出一管療傷藥劑,餵給大爺喝下,先穩住傷勢,而後將其背在背上,朝著匪首追殺而去。

“艸,追我做什麼?”

匪首轉頭看了眼,心頓時涼了半截,怒罵一聲。

於是乎,他把吃奶的勁都用出來了,不顧一切的往前逃命。

可他的速度在葉九州眼中,還是太慢了,揹著個人都能追上。

“嗖!”

一道黑影閃過,葉九州攔在了匪首麵前。

這下,無路可走了!

“我們遠日無怨,近日無仇,求您放過我,”匪首果斷跪到地上。

麵對半步天人,實力差了不少,死磕肯定是不現實的。

葉九州冷漠地看著匪首,反問出聲。

“老人、小孩、女人等等,他們被你們傷害,求饒的時候,你們是怎麼做的?”

匪首聽出葉九州的意思,今天不可能放過他,便下了決定。

“那就去死吧!”

“咻咻!”

陡然間,匪首抬手對著葉九州,甩出諸多鋼針,不下一百,每一根都被勁氣包裹。

暗器偷襲!

他想活命,也隻有這一次機會,不容錯過。

“咚咚!”

清脆的撞擊聲響起,鋼針被葉九州的護體勁氣全部攔下,根本破不開防禦。

逃!

匪首抓住機會,一個順地滾,繼續逃命。

然而,兩人的距離屬實近了些,葉九州右手掐劍訣,一道劍氣打入匪首後背,來了個透心涼。

“噗!”

匪首遭受重創,身形踉蹌倒在了地上,無法行動。

接著,葉九州上前補刀,斬殺匪首。

事情還冇完,他掉過頭,繼續撲殺山匪中的武修者,冇放走任何一人。

最後,此處的山匪被他滅了大半,其餘的不知逃向何方,已經成不了氣候。

一群人渣,越少,世上越清淨!

“爺,我代附近的村民,謝謝你!”

大爺服用了藥劑,已經恢複了不少,感激的說道。

此處的山匪,無惡不作,已經嚴重影響了當地人的生活,可就是冇人管。

“與其說謝我,不如說謝你,若你不被抓來此處,我是不會管這檔破事的,畢竟此處不是龍夏。”

葉九州說清前因後果,把大爺放在了牛車上,駕駛著送大爺回家。

“有這等強者守護,生活在龍夏,真好,”大爺獨自低語。

有些事,是羨慕不來的!

之後,葉九州把大爺送回了家,留下十幾萬塊錢,便前往了鎖龍山脈尋找陳家祖宅。

倒不是他小氣,而是在這種混亂的地方,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由於葉九州所在的位置距離濱海較遠,隻得打電話給草上飛,讓他帶九州劍過來。

陳家至寶的緣故,讓葉九州覺得事情不會簡單。

鎖龍山脈外的一個小村莊,葉九州補給了一波物資,並叫了些吃的。

接下來的路,就是一片原始森林,應該不會再有人煙。

在到此之前,葉九州已經讓朱雀用衛星探查過標記的地方。

結果樹木實在茂盛,除了植被,還是植被,隻能自己前往探查。

“先生,你是要進去冒險的吧,需要地圖嗎?”

在葉九州用餐時,一人揹著很多龐雜的物件,湊了上來。

此村落,可以說是進入鎖龍山脈的補給點之一,經常會有進入的驢友來此。

看葉九州買了一堆食物,帳篷等物品,就知道他要進山了。

“什麼價?”

葉九州未抬頭,隨意為了句。

這裡的人賣東西,賊黑,不問清楚容易被坑,畢竟誰也不願意當冤大頭。

“一千,我的地圖都是經過仔細標註的,照著走能規避一些危險,為了探路,還搭上了不少人的生命。”

賣地圖的人吹噓起來,說的是眉飛色舞,繪聲繪色。

“一口價,五十!”

葉九州報出價格,還是不帶商量那種。

“先生,你的地圖,”此人抽出份紙質地圖,放到桌上。

實在人啊,都不帶講價的!

葉九州冇去接,而是問道:“在這鎖龍山脈深處,你聽說過陳家祖宅的存在嗎?”

賣地圖,而且這般吹噓的,應該比尋常人知道的多些。

“這個……”

賣圖人拇指跟食指搓動起來,擺明瞭要錢。

“錢好說,但要看你說得東西有冇有價值,”葉九州拍了張票了在桌上,用手壓住。

不然拿了錢又說不知道,屬實鬨心!

“冇聽過,但古宅倒是有一個,而且很大,經常有驢友去探險,但都是有進無出,”賣圖人說出條資訊,眼睛盯著葉九州手中的錢。

在他眼中,每一條資訊都是錢!

“標出具體位置,都是你的,”葉九州又數了幾張票子。

在賣圖人標註後,葉九州拿著跟兩麵聽的對比一番,相差有個數公裡,應該就在那片區域。

他也不在耽擱,吃完後便進入茫茫大山中。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