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寧趙承希錦衣衛仵作》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宣寧趙承希的書名叫《宣寧趙承希錦衣衛仵作 》,小說《宣寧趙承希錦衣衛仵作 》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宣寧捏緊了衣袖,翻身抱著自己蜷曲著躺下。屋內燒著炭火,可她卻依舊感覺涼意侵襲著全身。第二日。辰時,兩人一同起床。更衣時,趙承希落下一個帕子。宣寧一怔,趙承希從來都不愛身上帶帕子,如今怎的帶上了。...

《宣寧趙承希錦衣衛仵作》 第2章 免費試讀

趙承希說完,便走進了寢室。

宣寧怔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

良久,纔將心底翻湧的苦澀壓下,跟在他身後進入屋內。

兩人合衣而眠。

夜深。

宣寧做夢了。

夢中,黑雲壓城,屍橫遍野……

她身穿鎧甲,披頭散髮站在屍體中間,眼睛被遍地鮮血染紅。

忽然,她聽到身後傳來一個聲音:“將軍!陛下投降了!”

她站在那裡,不敢置信的背叛感向她襲來,令她深陷絕望。

宣寧猛然驚醒過來,下意識去拉趙承希的手。

可趙承希卻突然一翻身。

宣寧手心落空,看著他黑暗中冷硬的背影,夢裡那種感覺又湧上來,心空空的沉下去。

以往她陷入夢魘時,他會第一時間醒來,耐心的將她抱進懷裡安慰。

夫妻六載,不知為何,竟從琴瑟和鳴到相敬如冰。

宣寧捏緊了衣袖,翻身抱著自己蜷曲著躺下。

屋內燒著炭火,可她卻依舊感覺涼意侵襲著全身。

第二日。

辰時,兩人一同起床。

更衣時,趙承希落下一個帕子。

宣寧一怔,趙承希從來都不愛身上帶帕子,如今怎的帶上了。

她彎腰撿起,卻瞥見帕子上繡著一株霓草。

霓草寄情,以解相思意。

瞬間明白過來,宣寧不由臉色一白。

壓下心底的情緒,宣寧將帕子給趙承希:“承希,你的帕子掉了。”

趙承希接過,冷漠的聲音中透著疏離:“多謝。”

宣寧垂眸壓住眼底苦澀:“你我之間,何時這麼多禮了?”

可這句話,卻並未得到他的迴應。

北鎮撫司。

宣寧來到仵作房,卻發現,雲霓早已在房內等候。

她想起昨日趙承希說的,進去和她打了一聲招呼便繫上圍襜開始做事。

宣寧握著刀,正要下刀,卻被雲霓阻止:“等一下,你看他脖子上有掐痕,你應當從脖子下方下刀。”

“從下方下刀,纔不會破壞他的組織,能更準確的判斷他的死因。”

她解釋得條條是道。

宣寧能感覺到她話中奇怪的優越感。

她眨眨眼,將刀遞給雲霓:“雲小姐,這名死者不妨交給你來?”

雲霓看了一眼發出惡臭的屍體,麵上露出嫌棄的表情,往後退了一步。

“承希已經和你說過了吧,我是你的上峰,驗屍是你的工作,你隻需要將結果彙報給我即可。”

宣寧毫無波瀾的眸子有了一絲波動,看向她:“承希?”

雲霓見狀,義正嚴詞地說:“你不要誤會了,我與承希之間雖曾是未婚夫妻,但現在卻冇有任何曖昧關係。”

“我們兩個現如今隻是同事之間的惺惺相惜,欣賞彼此,人與人之間難得碰上這樣配合十分默契,並且懂彼此的搭檔。”

說完,雲霓一臉無辜的看著她:“你不會介意吧?”

宣寧還能說什麼,就在這時,門突然被推開!

兩人齊齊望向門口,隻見趙承希麵色冰冷的站在那處。

宣寧愣了愣。

趙承希聲音清冷:“陸百戶升遷,請我們去飲酒。”

宣寧正要動手摘掉手套,可這時,趙承希冷冷地聲音響起。

“你不是一向不愛這種場合,你接著忙,雲霓與我前去。”

宣寧動作一僵,便見雲霓笑著起身走到趙承希身邊,扯著他的衣角:“我們扔下她真的沒關係嗎?”

宣寧心猛地一顫,趙承希頭也未抬:“無事。”

兩人並肩離開。

宣寧站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兩人身影遠去。

她攥緊手,忽然追上前喊住兩人:“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