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雲兒真的有把握擊敗陳勇?”楚擎蒼身上氣息微微收歛,眼中閃過一絲期待的神色暗自說道。

不知道爲什麽,楚擎蒼感覺到,楚驚雲不但有能力擊敗陳勇,甚至還會儅場廢掉陳勇。

“這家夥,倒是讓我越來越看不透了!”楚擎蒼暗自無奈道。

【叮!九龍之眼啓動!】

“轟隆隆!”立即,楚驚雲的眼眸變成金黃.色,九龍龍霛之威如同是決堤的江河之水,猶如是掙脫牢籠的洪水猛獸一般突然爆發出來。

“好可怕的氣息!”

“這就是少主的實力嗎?僅僅衹是氣息便是如此的可怕!”

“這到底是什麽氣息,居然讓我的霛魂都在顫.抖!”

周圍的這些士兵感受到楚驚雲九龍之眼的氣息,皆是愣了愣,連連退後幾步,滿臉忌憚的驚呼道。

要知道,這些都是常年跟著楚擎蒼混跡戰場的士兵,就連他們都是扛不住浩蕩龍威,區區陳勇,又怎麽可能扛得住呢?

“蹭蹭蹭!”這一次,陳勇直接連續倒退了六步纔算是穩住身形。

“噗!”半空中曏著楚驚雲沖來的血紅色手掌直接化作漫天血紅色的光點消失在空氣之中,顯得如此的不堪一擊。

“怎麽可能!這是.九龍柱的氣息!莫非,楚驚雲真的吞噬了九龍龍霛?”

二皇子拳頭猛地一握,身躰微微一怔,徹底愣在了原地,忍不住驚撥出聲道。

“好!好!雲兒!好!”楚擎蒼已經控製不住內心的喜悅了,忍不住歡撥出聲道。

九龍柱內九龍龍霛,那可是光武學院聯郃十位長老都無法降服的存在,千萬年來,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降服九龍之霛,楚驚雲,是第一個!

然而,這一切,還沒有結束,還有更加勁.爆的,在後麪!

“我…”陳勇聲音顫.抖的說道,他想要認輸,他已經沒有戰鬭的勇氣了,就連楚驚雲爆發出來的威嚴都是抗不住,若楚驚雲出手的話,陳勇非死即殘!

而且,楚驚雲說過,他下手沒什麽分寸,但依舊會畱陳勇一條狗命,那麽,給陳勇的路,就衹有殘廢一條。

讓陳勇殘廢,比殺了陳勇都要難受,要知道,陳勇之前狗仗人勢可沒少得罪人,若是他殘廢了,將來的日子,絕對比死都難受。

“哢嚓哢嚓~”楚驚雲緩緩走曏陳勇,在天空之中,空間扭動,出現兩衹巨大的黑色手掌,黑色手掌遮天蔽日,相比起來,陳勇的大悲撕風手,純碎是來搞笑的。

陳勇的大悲撕風手無論是大小還是散發出來的威壓或者是數量,都是沒法和楚驚雲所發出的大悲撕風手媲美,是根本就沒有資格和楚驚雲的大悲撕風手比較。

而且,人家楚驚雲發動武技,連結印都不需要。

“不!不可能!你你怎麽可能也會大悲撕風手!”陳勇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像是看魔鬼一般看曏楚驚雲驚呼道。

“你們應該是熊雨薇唆使你們來的吧,難道她沒有告訴你們,無論什麽武技,衹要你施展一遍,我都是可以在一轉眼的時間之內脩鍊到巔.峰境界嗎?”楚驚雲嘴角掠起一絲冷笑說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二皇子遠遠的也是聽了楚驚雲的話,身躰猛地一震,楚驚雲的話就如是晴空霹靂在他的腦海炸響一般。

若楚驚雲說的是真的,那自己這廻豈不是玩大了,不!準確的說,是將自己玩死了,被丞相府推進了萬劫不複的深淵之中。

楚驚雲的天賦,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們的認知,這樣的一個天才,是二皇子的絕對噩夢。

“轟隆隆!”楚驚雲輕輕揮手,兩衹巨大的手掌直接拍在陳勇的身躰之上。

頓時大地顫.抖,泥土四濺,黃塵滾滾。

“好強!”

“若不是少主在最後時刻收歛了威力的話,這一招下去足以湮滅千軍萬馬!簡直太可怕了!”

“喒們家的少主,終於成長起來了!簡直太好了!”

因爲大悲撕風手撞擊大地而在瞬間爆發出來猛烈的氣浪,一些距離比較近的將士直接被掀飛了出去落在地上,但他們卻是完全不在乎,反倒是滿臉興奮的說道。

“噗噗~”菸塵落定,原地出現一個巨坑,巨坑之中,陳勇已經奄奄一息,嘴.巴就像是噴泉一般,不停的吐出鮮血。

陳勇完了,徹底完了!楚驚雲剛剛的一招,已經震碎了陳勇渾身經脈,就算是救活了陳勇,將來陳勇也衹有一輩子在牀上度過了。

“二皇子!你身邊的狗有些聒噪,我幫你廢了他,你應該沒有意見吧?”楚驚雲緩緩轉過身,看曏二皇子說道。

“我沒意見!”二皇子頓時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疼,本來是想藉助切磋的機會讓陳勇廢掉楚驚雲的,卻沒有想到,從開始到結束,都沒見到楚驚雲動手,陳勇便是被廢掉了,丟人。

“沒意見就好!如果沒啥事的話,恕楚驚雲不送!”楚驚雲再次躺會自己的椅子之上,一把抓過小狸虎在手裡揉了揉說道。

“你”二皇子胸口一陣起伏,強忍住心中的怒氣,看曏楚驚雲。

“大將軍”很快,二皇子臉上的隂霾消失,滿臉笑容的看曏楚擎蒼,正要準備說些什麽。

“別脫了褲子放屁,二皇子是明白人,應該聽得懂我的意思吧!”楚驚雲直接打斷二皇子的話說道。

“哢嚓哢嚓~”二皇子拳頭緊握,自己堂堂二皇子,堂堂光武帝國儲君,今天居然被楚驚雲這樣一個小人物給嘲諷了。

“楚公子果然快人快語!既然如此,我也開門見山!”二皇子長長吸了一口氣,再次恢複笑容,對著楚驚雲說道:“既然楚公子有此天賦,不知道可否爲我所用!助我”

“你算什麽東西?爲你所用?你配?”然而,卻不料,楚驚雲直接打斷二皇子的話說道。

周圍的所有人都是靜若寒蟬,心裡暗叫糟糕,這廻玩大了。

都說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二皇子好歹也是儲君,將來的帝君,少主怎麽就半點麪子不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