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梧笙手捂緊腹部,從床上艱難的爬下來。

月色從窗外頭透進來,越發的顯得女人的臉色蒼白。

門外傳來熟悉的腳步聲,是顧單的。

魏梧笙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手死死的握住門把手,打開了門。

“顧單。”喊他的名字,幾乎消耗掉了她所有的力氣。

顧單停住腳步,回頭,他眼神冷淡的看著穿著單薄的女人。

“你回來了,有冇有吃飯?”她的聲音帶著小心翼翼的討好。

那好看的眼中燃起了一束光。

顧單眉目清冷,轉身就走。

他這樣,魏梧笙的心就像是被戳穿了一樣的痛。

魏梧笙追上他,拽住他的袖子,她的唇被牙齒咬出血,腹部的抽痛讓她幾乎喘不上氣來。

“放手!”顧單眼中戾氣深濃。

魏梧笙手指頭鬆了鬆,隻敢抓他一點衣角。

“顧單,我疼……”她的聲音顫抖,“太晚了,你能不能送我去醫院?”

如果是白天,她不會麻煩他的。

“哪裡疼?”顧單轉身,定定的盯著她。

“肚子。”她額頭冷汗涔涔。

顧單低頭,看了眼她捂在肚子上的手,驀的冷笑,“魏大小姐,你的表演真的越來越逼真,為了這出,又排練了多久?”

他抬手,將袖子從她的手中扯了出來。

他抬手,捏住她的下頜,“從你背叛我的那天起,我顧單便發誓,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除非……”

顧單露出一個殘忍的笑意,“你死。”

魏梧笙渾身的血液似乎都在這一刻停住,她發抖的根本停不下來,而顧單再也不看她,徑直進了臥房,關上了門。

肚子裡像是有把刀在絞,魏梧笙疼的跪在了地上。

她顫抖的摸出手機,撥打了120。

聽著救護車遠去的聲音,顧單眉目冷清,魏梧笙向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這不過又是她想要留在顧家演的一齣戲而已,畢竟,魏家要破產了。

她那樣當初看他落魄便轉攀他人的女人,怎麼允許自己過苦日子。

……

魏梧笙拿著檢查報告坐在醫院的長椅上,她目光淡淡的落在白色的牆壁上。

檢查結果出來了,她是腸癌晚期。

魏梧笙打車去了方雲珩所在的醫院,方雲珩接到她的電話,到醫院門口接她。

魏梧笙雙眼通紅,衝他露出一個笑容。

“雲珩。”她捏緊了檢查報告,“我的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說我是腸癌晚期。”

方雲珩臉色一變。

她的鼻尖很酸,看方雲珩的眼神帶著祈求,“你再給我檢查一下,是不是……他們判斷錯了?”

方雲珩是個醫生,是腸胃科的專家。

魏梧笙被推進檢查室。

下午五點,檢查結果出來,和初診一樣。

腸癌晚期。

魏梧笙呆呆的坐在那裡,唇瓣翕動,“我還能活多久?”

方雲珩蹲下來,骨節分明的手按住她的肩膀,“笙笙,我會救你的。”

“癌症啊。”魏梧笙的眼淚掉了下來,“這是癌症啊。”

她這病,就像是她和顧單的婚姻一樣,不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