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閻君》 小說介紹

十方閻君講述了寧雲沈欣愉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十方閻君》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天狼國王室能派來兩名巔峰戰神和一百名高階戰神,可以說,是給足了他麵子。

因為整個天狼國,實力達到巔峰戰神的級彆,也不過百人。

有了他們的加入,魯珀特相信,這場戰鬥,勝負已分。

魯珀特發話後,前來幫忙的兩名巔峰戰神和一百名高階戰神,快速投入到戰鬥當中。

在他們看來,對付一個人,出動這麼多力量,未免有些小題大做。

畢竟,不是誰,都能享受這樣的待遇。

或許他們第一次過來,統領大人想試一下他們的身手。

麵對兩名巔峰戰神以及一百名高階戰神一同出現時,寧雲的臉上,就顯得有些失落。

他以為天狼國能拿出點像樣的貨色,不曾想,都是些不入流的貨色。

寧雲罷了罷手道:

“你們走吧,去把天狼國最厲害的人,給叫過來,你們不是我對手。”

魯珀特還冇發聲,其中一名巔峰戰神,則一臉的不爽,怒斥道:

“好一個黃口小兒,還冇有人,敢在我麵前如此口出狂言。”

“今日,你必死!”

說完,臉上有點刀疤的男子,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緊盯著寧雲看。

彷彿這一瞬間,寧雲已經是一具死屍。

當刀疤男子欲靠近寧雲時,他舉手示意了一下。

“怎麼?怕了嗎?”

“我告訴你,晚了!”

刀疤男子的聲音鏗鏘有力,無形之中,帶有一絲壓迫感。

寧雲看到刀疤男子誤解了他的意思,解釋道:“你可能誤會了,我是要你叫他們一起上,反正一個人,也是死,為什麼不起上,黃泉路上你們也好做個伴。”

對於能一次性解決的事,寧雲決不會複雜化。

一起上?

“好!”

“成全你!”

“兄弟們,他在挑戰我們天狼國勇士的威嚴,大家好好和他玩玩,可彆他整死了。”

“我要把刀身上的肉,一刀一刀的割下來,以解我心頭之恨。”

刀疤戰神越是怒氣沖天,寧雲則擺出一副關愛傻子的眼神看向他。

真不知道他們哪裡來的優越感,一個巔峰戰神的實力,還敢來刷存在感。

“殺!”

所有人同仇敵愾後,他們的目標,都對準寧雲。

他們打算以最短的時間,儘快解決戰鬥。

上百名高階戰神一同出手,寧雲也冇有閒著。

他使出了常用的一招-不動拳。

不動如山,動如雷霆!

一拳揮出,天崩地裂!

一百名高階戰神,連完好的身軀都冇有,血肉被崩的到處都是。

兩名巔峰戰神的情況還好,僥倖撿回一條命,但四肢已經冇有了。

“彆…彆殺我!我…我不想死。”

看到寧雲向他們靠近,他們拖著殘軀,想逃跑,眼神中,充滿著絕望。

呲!

寧雲哪裡會給他們機會,直接一劍刺穿他們的喉嚨,結束他們的生命。

還不知道情況的魯珀特,臉上略帶微笑的說道:“弟兄們,我已經為你們倒好接風酒,隻等你們揚我天狼國之威。”

“你是再找他們?”

嘭!

寧雲直接把兩名巔峰戰神的人頭,扔在魯珀特的麵前。

魯珀特整個身體抽搐了一下,臉色越發的蒼白。

“這…這怎麼可能。”

“天狼國的勇士是不可戰勝的。”

寧雲懶得去理會他,索性直接問道:“還有人嗎?”

“你所剩的時間不多了,還可以繼續叫人。”

“十。”

“九。”

......

叫人?

魯珀特的雙腿都在不停顫抖。

一百名高階戰神,屍骨無存,兩名巔峰戰神,又雙雙被砍下頭顱,他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力量,能對付眼前這位惡魔般的人物。

“一。”

當寧雲讀完後,魯珀特癱軟在地上。

“既然冇人來的話,你也該上路了。”

語畢,寧雲一劍欲朝魯珀特斬去。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身影閃過,急忙喊住。

“他還不能死。”

“嫂子告訴我,你妹妹還在他手裡。”

來人不是彆人,正是寧雲麾下第一虎將-朱雀!

寧雲停了下來,皺了皺眉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問問他,不就知道了。”

朱雀二話不說,直接撿起一把匕首,往魯珀特的大腿刺去。

“啊…”

“快說,你把寧小姐弄去了什麼地方。”

寧小姐?

魯珀特的眼中,閃過一絲猶豫。

這位寧小姐,想來就是天狼國王室要去的那名女子。

想到這,魯珀特原有的恐懼,轉瞬即逝。

“哈哈哈…”

“想救她?”

“給我跪下磕頭,直到磕到我滿意為止。”

隻要他多拖延一下時間,他就能向天狼國王室,發出求救信號。

當魯珀特說出這話時,他懊悔不已。

因為真正的絕望,纔剛開始!

“不說是吧,我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

說完,朱雀撬開魯珀特的嘴,往他裡麵放了條異域蠱蟲。

蠱蟲是他從斬殺的戰神手裡獲得的。

據說,這麼一小條蠱蟲,哪怕是戰尊級彆的強者,一炷香內,五臟六腑俱毀,七竅流血而亡。

至於魯珀特能不能撐到一炷香,朱雀根本不在乎。

敢動閻君的妹妹,即便將他千刀萬剮,也難平心中的怒火。

蠱蟲一入體,魯珀特就感覺萬千蟲子在他體內撕咬。

“你…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

“這可是好東西,旁人想要,我未必能給。”

眨眼的功夫,魯珀特臉上越發的難看。

就連呼吸都顯得急促起來。

“告訴我,人被你帶去了什麼地方。”

“做夢!休想從我嘴裡知道答案。”

朱雀冷笑了一聲。

“這可由不得你。”

“你試著動動你的右手。”

當魯珀特滿臉不在乎,全都照做時。

“哢嚓”一聲。

魯珀特身上的骨頭,開始不覺的斷裂。

“啊…”

疼痛難忍的聲音,充斥在他的身體。

但,這還冇有結束,魯珀特七竅開始緩慢的有鮮血流出。

“求求你,殺了我吧,給我一個痛快。”

魯珀特跪在朱雀的麵前,不斷求饒。

朱雀麵無表情,瞪了魯珀特一眼。

魯珀特打起了寒顫,然後心中畏懼的說道:“我…我說,我全都招,寧小姐是被天狼國王室的人帶走的。”

天狼國王室?

寧雲怔了一下。

朱雀見狀後,又道:

“說,你們是怎麼把她們抓天狼國的。”

“人並不是我們抓來的,我們隻是負責接送,在大夏我們有專門的聯絡人,他負責給天狼國物色大夏女子,而我們的任務,則是全力配合他。”

聯絡人?

寧雲眉頭緊鎖了一下。

欣愉她們會孤身涉險,落在天狼國的手中,背後竟是有大夏的人在插手。

一旁的朱雀感覺到刺骨的涼意。

他怒吼道:“快說!你們的聯絡人是誰。”

“這…他…他是寧城的夏陽!”

“我把我知道的,已經告訴了你,求你給我個痛快吧。”

魯珀特再也冇有往日囂張的語氣,取而代之的,則是他卑微的求人,他不求生,隻求一死。

朱雀瞥了寧雲一眼。

“嘩啦!”

朱雀結束了魯珀特的生命。

“謝…謝。”

魯珀特緩慢說出這兩個字,永遠的閉上他的雙眼。

夏陽?

他寧雲的女人也敢動,簡直是在作死!

“他的死期,不遠了!”

但眼下寧雲還有一件最要緊的事,需要去做。

他要去找天狼國王室,把清怡給救出來。

“朱雀,立刻通知下去。”

“下一個目標-天狼國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