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瓷拖著昏沉的身體,衝進洗手間,把手伸進喉嚨裡,把剛被顧楚韻灌下去的酒嘔吐出來,如火燒般的身體,總算好受些。

她竟重生回十八歲,這改變她一生命運的晚上。

高考剛剛結束的第五天,顧楚韻和陸世傑訂婚,今晚就是他們的訂婚典禮。

陸世傑是A市最大財閥的大少爺,位高權重,卻有嗜血的性癖,玩死的女人至少有六個人,都被陸家壓下。顧楚韻不願和陸世傑訂婚,在他們訂婚典禮上,設計他們酒後亂性,並買通記者。

第二天,顧瓷在姐姐的訂婚宴上勾引姐夫的醜聞就會滿天飛,她會聲名狼藉,被所有人唾棄,從此墜落深淵。

顧楚韻的計劃很完美。

可是,顧瓷是一個狠人,在陸世傑想要強迫她時,一刀紮進他的腹部,讓他從此斷子絕孫,成了太監。

記者衝進來時,她正手持短刀,陸世傑躺在血泊裡,奄奄一息。

陸家豈會善罷甘休,把她告上法庭,她被判有期徒刑5年。顧家放棄了上訴,她的媽媽呂曼惡毒地告訴她,其實她和顧楚韻從小被人調換身份,顧楚韻纔是呂曼的親生女兒。

顧瓷不再回想往事,出了洗手間,她早就不是十八歲手無縛雞之力的顧瓷,五年的牢獄生涯,為了生存,她學會了格鬥,陸世傑一進來就被她打暈了。

“顧楚韻,你死定了!”

她要讓顧楚韻嘗一嘗自食惡果的滋味。

顧瓷拿過陸世傑的手機,人臉解鎖後,找到顧楚韻的聊天框,她簡單地看了一眼聊天記錄,果然就看到陸世傑和顧楚韻合謀,陸世傑想要顧楚韻的股份,也想要顧瓷的人。

人渣!

她給顧楚韻發了一條資訊,讓她上樓。

三分鐘後,顧楚韻滿懷惡意地推門進來,被陸世傑糟蹋的女人,九死一生,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顧瓷的下場。

顧楚韻進來的一瞬間,被顧瓷撲倒在地,顧楚韻尖叫,被顧瓷捂住嘴巴,她驚恐地睜大眼睛,顧瓷為什麼還清醒著?

“啊……啊……”顧楚韻瘋狂地掙紮,顧瓷掄起拳頭,打暈了她。

就在顧瓷鬆一口氣時,房門再一次被人推開,顧瓷心口一跳,衝向門口,不管進來的是誰,她都不能讓他看到這一幕。

可開門的是一個六歲的小萌娃,白嫩又可愛,長得和顧瓷有三分相似,手裡拿著一把短刀,看到顧瓷後,那雙可愛的桃花眼瞪得圓滾滾的。

“子遇?”

“媽媽?”小萌娃的聲音稚嫩而困惑。

顧瓷大驚失色,她重生回到十八歲,為什麼會見到她的寶貝兒子?

前一世,坐了五年牢後,她被顧楚韻毀了雙手,再也拉不了小提琴,又被顧楚韻毀了容顏,醜陋不堪,在她最絕望時,被陸知淵牢牢地護在身後,並生育了顧子遇。

陸知淵死後,她也瘋了,她臨死前,最牽掛,最心疼的人,就是她的子遇。

“子遇……”顧瓷的眼淚奪眶而出,她倏然抱緊了他,她掙紮地活著,努力想要保護他,卻害得他傷痕累累,她心如刀割,卻又控製不了自己,“寶貝,你怎麼來了?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

“媽媽,我來保護你啊。”顧子遇目不轉睛地看著顧瓷,漂亮而健康的媽媽,他隻有在照片上見過。

這是十八歲的媽媽啊。

全世界,最漂亮的媽媽呀,不是上輩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媽媽。

這輩子,誰也彆想傷害她!

他會是她的守護神。

顧瓷也回過神來,看向陸世傑和顧楚韻,這對狗男女一定要付出代價。顧瓷身上的殺氣,顧子遇也感受到了。

他更恨!

因為他們,他從小冇了爸爸,媽媽也痛苦一生,一家三口的悲劇,都是他們造成的。

“媽媽,彆臟了手,他們不配!”顧子遇淡漠地說,他掏出一顆藥丸,放到水裡溶解,給陸世傑和顧楚韻灌下,很快陸世傑和顧楚韻身上就如火燒似的,慾火焚身,發出難受的悶哼聲。

顧瓷,“……”

她的寶貝兒子六歲,為什麼會知道這種藥?

“殺了他們,隻是一時痛快,我更享受他們墜落深淵的過程。”就像上輩子,他們對媽媽所做的一樣,折磨她,讓她一點點地失去所有。

可他年幼稚嫩,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折磨媽媽,折磨他。

顧瓷心酸不已,上一輩子,她瘋了,意識混亂時,一直會折磨顧子遇。她的寶貝子遇,本來應該有一個快樂,幸福的童年。

本該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孩子。

可他卻變成了小惡魔。

“媽媽,你不高興嗎?”顧子遇天真又殘忍地問,“媽媽,你在怕我嗎?子遇永遠不會傷害媽媽。”

顧瓷擦去了眼淚,收斂所有的情緒,她撫摸著兒子稚嫩的臉龐,“媽媽……隻是心疼子遇。”

陸世傑和顧楚韻慾火焚身,兩人如野獸般滾到一起,很快就發出令人麵紅耳赤的聲音,顧瓷冷笑,顧楚韻,歡迎來到地獄!

她要顧楚韻也嘗一嘗,身在地獄是什麼滋味。

顧子遇拿過顧瓷的平板電腦,在顧瓷帶著他出顧家大宅時,他入侵顧家的監控係統,刪除了他和顧瓷的畫麵。

六歲的顧子遇前一世已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黑客,是一名天才少年。

“媽媽,搞定了。”他仰起頭,衝顧瓷露出一個生疏的,卻甜甜的笑容,像是一個假笑萌娃。

顧瓷一看到他的笑容就心酸,她瘋了六年,幾乎從未見過顧子遇的笑容,這孩子上一世總是陰鬱得像一個小惡魔。

“寶寶,媽媽還要處理一些事,你等我。”

“好!”

顧瓷轉身,回到顧家大宅。

十八歲的顧瓷,膚白勝雪,眉目如畫,是A市名媛圈的顏值天花板,是顧氏集團董事長顧文良的女兒。

顧文良原配蔣明月和情人呂曼同時懷孕生女,呂曼惡毒地調換了兩個孩子,顧瓷纔是蔣明月的親生女兒。蔣明月產後抑鬱,撒手人世。顧文良在蔣明月死後三個月,娶了呂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