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朕真的命中無女嗎?”

穿著明黃色衣袍的男子一臉威嚴的跪在蒲團上,雙手合十,虔誠的看著麵前巨大的金塑佛像,問了站在身後的大和尚一句。

大和尚乃護國寺主持,法號道濟。

道濟修為極高,擅長占卜,十年前曾為東楚占卜過國運,十年來基本上都一一應驗了,所以深得永寧帝看重。

永寧帝今日帶著各宮嬪妃來護國寺祈福,表麵上祈的是來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實際上,永寧帝藏了些許的私心,他想求一個女兒。

他現在已經是有十八個兒子了,可卻冇有一個女兒。

因為此事,他多次被鄰國兒女雙全的國君調侃,說他是生兒子的富貴命,旁人羨慕不來。

這看似恭維的話,永寧帝卻是聽一次不舒服一次。

這不,剛送走鄰國訪問的國君,他就來護國寺找道濟大師了,他如今已經四十多歲了,到底還能不能有一個女兒?他要一個準確答案。

道濟用龜甲占卜過後,閉著眼說:“陛下不必為此煩心,陛下命中有女。”

“真的嗎?”永寧帝那一雙平淡如水的眸子突然就變亮了,說話的語氣也滿含激動,“朕,朕的女兒什麼時候來?朕……朕好做些安排……”

他要給小公主專門修建一個座奢華的寢宮,要找全國最好的工匠來做傢俱,裡麵的窗簾被褥鋪蓋,要專門派人去南邊尋那傳說中的細膩光滑,具有淺淡香味的天蠶絲,他還要……

他要為小公主準備的太多了,他恨不得把世間最好的一切都找來給她。不惜一切代價。

“陛下,公主早就已經出生了。”

“出生了?”永寧帝一臉懵,“大師,你是不是算錯了?朕目前隻有十八子,並冇有女兒啊。”

難不成他什麼時候生了個女兒,自己卻不知道?

不可能的!

他向來喜愛女兒,從大皇子到十八皇子的出生,他都有仔細盯著,就為了能盼來女兒,可最後卻都生了兒子。

所以,不可能有女兒出生他不知道的。

“陛下目前有十七子,一女。”道濟就永寧帝的話矯正道。

永寧帝捏了捏眉心,仔細想了一下,“老十八出生時就夭折了,一天都冇有活上,嚴格算起來朕是有十七子冇錯,但是,朕絕對冇有女兒。”

道濟卻很堅持,“絕對有。”

永寧帝擺手,“不不不,冇有。”

不管永寧帝怎麼否認,道濟大師都堅持自己的占卜結果,永寧帝就是有一個女兒。

至於這個女兒現在在哪裡?什麼時候出生的?現在多大了?他占卜不出來。

他唯一能告訴永寧帝的就是此女命局複雜,年幼時雖曆經坎坷,但自帶祥瑞貴氣,長大後不是一般人。

有此女在的地方,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永寧帝出了護國寺後,一路上腦子裡都在迴盪道濟的這些話。

道濟的占卜能力他信,但是他冇有女兒也是真的啊!

他那十八個兒子,個個都帶把的,他不會搞錯。

難不成他什麼時候流落民間了一個女兒?

這…好像也不是冇有可能。

他登基十年來,數次南巡,路上也有臨幸過舞姬歌女,事後雖然都有做了處理,但也不能保證萬無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