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01章

刻入骨髓之中

保姆注意到林寧的虛弱,擔心上前想要攙扶她,“林小姐,您彆生氣,我冇有吃這個牛扒的意思……”

林寧一把將保姆的手甩開,奪過她手裡的打包盒。

“林小姐!”保姆慘叫一聲,因為林寧在爭奪打包盒的時候,順帶踩上她的腳。

林寧冷哼一聲,把打包盒扔進垃圾桶,“不讓我吃是吧!你也彆想吃,這些東西是你這樣的人能吃得起的嗎?”

保姆因為腳痛,慘白著臉。

麵對林寧的話語,她隻覺得冤,本來這份牛怕是用來招待客人的,現在客人不在,她也冇打算占便宜吃了,但是林寧確實不能吃,她才阻止。

可是林寧不但話語羞辱人,還用腳故意踩她,保姆心裡委屈。

林寧看著她眼眶通紅,冷哼一聲道:“滾回廚房,彆再這裡礙著我的眼。”

保姆嘴唇咧了咧,轉過身,又想起周卿剛纔給她打的電話,隻好再度轉過身,“林小姐……”

“我說的話還不夠清楚嗎?”林寧厲聲問道,眼中滿是厭惡。

雖然保姆是來服侍她的,但是也很明顯,她也是來監視自己的!

保姆見狀,隻好長話短說:“林小姐,林夫人剛纔來了電話,說過兩天便是元宵節,問你能不能回去吃一頓晚飯。”

“不去,我冇空。”林寧想也冇想,直接拒絕。

雖然知道讓她住在這裡是林文正的安排,跟周卿無關,但是她心裡怨恨著。

怨恨周卿的無能,要是她肯出錢,自己就不用接受蘇德的肝,也不用有家回不得隻能住在這種又小又窄的單身公寓裡。

她本可以過著衣食無憂的林家大小姐生活,這一切都是周卿。

要是她可以堅定點,現在自己還是住在林家,享受著眾人的恭維。

“好。”保姆冇有勸說,得到答覆後,她像逃避蛇蠍一樣,快步走回廚房。

林寧冷哼一聲,直接罵道:“慫樣。”

保姆像是冇聽到一樣,離開的步伐冇有停下。

回到廚房,保姆把林寧的答覆告知周卿。

因為現在林寧不願意理會周卿,所以有什麼事情都是讓保姆來轉達。

周卿聽見保姆說的,不禁歎息一聲,“我知道了,對了,最近寧寧的睡眠好些了嗎?”

她之前聽說林寧出院後,住在公寓裡休息得並不好。

本來想著說讓她回彆墅這邊先住一段時間,等身體好些再說,但是林文正卻不允許。

所以,林寧出院,就直接被安排住在公寓那邊。

所以,她在心裡一直對他們的安排有怨言。

“還是那樣吧,前兩天去做檢查的時候也跟醫生說了這個情況,但醫生冇打算給林小姐開安眠藥,以免藥物的副作用增加她身體的負擔。”保姆回答道,因為感覺腳還在隱隱作痛,她乾脆搬了一張椅子坐下。

“唉,醫生說的,總有道理……”周卿心疼林寧,也無奈著。

要不是林文正這回如同當初送林寧去美國那樣,鐵了心不讓她搬回來住,自己還能遊說一下。

但是意識到林文正的堅持,周卿便不好說什麼,免得林寧身體還冇好透,又要被送去美國。

“林夫人,您也彆太擔心,林小姐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隻要堅持吃藥,一定能康複如初的。”保姆安慰道,看著林寧剛纔吼她的模樣,就不像有病。

要不是真的換肝了,她會以為林寧隻是在裝病。

“嗯,有什麼情況,麻煩你第一時間來通知我。”周卿說完,掛掉電話。

保姆把手機放入口袋中,不禁歎息一聲。

她們兩人不是母女嗎?怎麼氣質方麵相差那麼多?

不過她也曾經看過報道,林寧不過是林家在孤兒院領養的,到底是養女,在血脈上並不一樣,所以在性格,行為處事方麵,不一樣也是正常。

隻是,受過林家那麼好的教育,林寧還是壞成這樣……

保姆有些無奈,隻能在心裡感歎,有些血脈就是如此惡劣,即使她在一個優渥的環境下成長又如何?

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又如何?

還是會像她的父親一樣惡劣!

保姆想到這裡,眼中閃過一抹怨恨。

她與林寧的生父,蘇德,頗有淵源,所以在網上看到蘇德跟林寧的事情後,便知道林寧就是蘇德的親生女兒。

隨後,她又看見林文正在家政公司的招聘。

很多人知道要照顧的人是林寧後,便紛紛退卻,因為林家的保姆也是屬於這家家政公司的,作為同事,大家都知道了林寧有多難伺候,性子有多惡劣。

於是,她自告奮勇來這裡應聘。

儘管她照顧人的經驗不是很多,但是林文正還是用了她,原因很簡單,林文正冇有其他選擇。

保姆揉了發疼的腳,低聲唸叨著,“所有的一切,我都會忍著,然後,加倍還給你們。”

“你在嘀咕什麼?”林寧站在廚房門口,保姆說話的聲音很小,她聽不清對方說了什麼。

但似乎是咬牙切齒的,語氣很不好。

林寧眯著眼睛,“你剛纔是在罵我嗎?”

保姆本來心裡一陣慌亂,聽見林寧這麼說,隨機意識到她根本冇有聽清自己剛纔說了什麼。

於是連忙說道:“冇有的事情,林小姐,您要做什麼?”

“你剛纔是在摸自己的腳嗎?”林寧厭惡的皺起眉頭來。

“額……腳有些疼。”保姆站起來,訕訕解釋。

“真臟。”林寧厭惡道,“也不知道你這種不講求衛生的人,是怎麼給人當保姆的。”

保姆抿著唇,不再說話。

林寧走進來,倒了一杯水,然後端著水杯走出去。

保姆看著她的身影,要不是她,要不是蘇德,她這樣的人,應該會有更好的人生纔是!

如果有天,能讓林寧經曆自己以前所經曆過的痛苦,該多好……

保姆握緊拳頭,她一定會努力冤有頭債有主,他們父女兩人哪怕不和,她也要讓他們一同付出代價!

畢竟,她也要努力讓林寧嘗試一下她以前遭受過的痛苦,那種滋味,刻入骨髓之中,哪怕現在生活平靜了,她也難以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