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天氣越發的燥熱。

早晨七點,太陽已經是高高掛在了天上。

散發著炎熱的氣息,照耀在大地上。

華英中學周圍的幾棵大樹上傳來幾聲知了的叫聲。

增添了行人幾分燥意。

宋靜笙穿著緊身的黑色T恤,下身是破洞牛仔褲,牛仔褲上還掛著幾個鐵環。

鐵環隨著走動,碰撞在一起,發出哐當哐當的清脆聲響。

一頭黑色的長髮,身後半揹著一黑色書包。

頂著大太陽,站在華英中學圍牆外仰視著那棟頗高的牆。

這是她轉來華英中學的第二天。

冇穿校服、遲到、儀容儀表不合格,門崗大叔不讓進,要她簽名。

宋靜笙不多想,轉身,帶領著她那一幫小弟們離開。

走至華英中學的側麵圍牆邊上,打算翻牆進去。

隻是……

“老大,我們…我們真的要翻牆進去?”

華英中學的圍牆跟其他中學的不大一樣。

華英中學的圍牆比其他中學的高出了一半,且圍牆上還有尖銳的玻璃碎片。

這顯然就是為了防止學生翻牆逃課而專門設置的。

宋靜笙一個眼神扔了過去,廢話!

不翻牆,難不成還走回到大門,被那門崗大叔訓上一頓,在本子上記錄名字?

華英是她轉的第七個學校。

全晏城的中學都被她玩了一遍。

華英中學是全晏城最後一間她冇玩過的中學了。

小舅說了,這次若再被華英給勒令退學,她就得要回去替他接管公司!

她可不想,她整天吃喝玩樂還不夠時間,哪來的閒工夫回去替他接管公司?

為了不回去接管公司,她也隻好勉為其難的待在華英,直至畢業。

第二天就遲到要被記名字……

保不準會成為學校重點觀察的對象。

那她以後要是再想遲到就得要各種精心打算。

所以,今天這牆,翻不了也得翻!

“我去試試水,你們待會兒跟上!”

宋靜笙四處掃了幾眼。

有一棵大樹,粗壯的樹枝剛好長進了圍牆裡邊。

這棵樹可以啊!

簡直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前一秒還頗有些暗淡的眼眸霎時間變得格外的明亮。

半背在身後的書包,看也冇看一眼,直接往自家小弟那兒一扔。

爬樹對於自小就野慣的宋靜笙來說,就是小case!

做幾個舒展動作,兩手互相摩擦幾下。

嗖地一下,就像是個猴子一樣,三兩下就爬到樹梢上。

快如閃電的速度,成功讓她的那群小弟看呆了。

即便看了N次,他們依然是被老大這爬樹的速度給驚嚇到了。

樹葉遮住了太陽光,在樹梢上站著,格外的清涼。

想在樹上安頓下來,不走了。

宋靜笙伸了個懶腰,躺在樹梢上,半眯起眼睛,享受著樹蔭下帶來的陰涼。

樹底下的一群小弟相互對視幾眼,老大又一次把他們給遺忘在樹底下了!

無奈的搖搖頭,擠在樹蔭下乘涼,耐心等待著宋靜笙想起他們。

宋靜笙在樹梢上躺著,翹起二郎腿。

心想,要是有根狗尾巴草叼在嘴裡,那就更完美了。

“聽說E班新來的轉學生遲到了。”

“她遲到有什麼好奇怪的?宋靜笙,這名字在晏城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遲到打架抽菸喝酒樣樣都齊了。”

“也是,還好她不在我們班,不然得把我們班攪的天翻地覆的。你說是不是,遇白?”

蘇遇白不予理會,隻是深邃的眼眸迅速閃過一抹笑意。

在他一旁的兩個男生並冇留意到那抹笑意。

對他這樣早已習慣,無奈的聳聳肩。

聽見自己的名字,宋靜笙睜開眼,朝樹下瞥了一眼。

樹底下,有三個男生在乘涼。

作為一資深手控,她見到陌生人,向來第一眼都是看手不看臉。

一眼環視過去,不知看到什麼,水靈靈的眼眸忽地睜大。

眼睛一眨不眨,好看的眸子裡散發著野狼緊盯著獵物那般的光芒。

咽咽口水,這手她喜歡!

啊啊啊!她可以!她可以!

被宋靜笙那越發火辣的眼神直盯著,蘇遇白再也忽視不了從頭頂上傳來的火辣目光。

皺起眉頭,抬眸,望向樹上。

宋靜笙冇料想到蘇遇白會忽然抬眸,兩人的眼神就這麼猝不及防相撞在一起。

蘇遇白那像扇子似的眼睫毛、高挺的鼻子、俊美的容顏……清晰的映入宋靜笙的眼眸裡。

好一個美人兒!

宋靜笙看蘇遇白的眼神更為火熱,似乎是想將他整個人都攬入懷裡,好任她調戲撩撥。

不似宋靜笙的熱情,蘇遇白眼神涼颼颼的,臉色略為陰沉,有些許嚇人。

故而,受蘇遇白這低氣壓的影響,宋靜笙冇過多久,便也從他那美色中回過了神。

美人兒生氣了,這可真是件糟糕的事情。

宋靜笙心裡不免有些懊惱。

早知她就收斂收斂一下望美人兒的目光。

不過,美人兒生起氣來的樣子也挺好看。

她,喜歡。

宋靜笙忽視蘇遇白那周遭的冷氣,淡定的朝著他拋了個媚眼。

蘇遇白“……”

嫌棄的看了一眼宋靜笙,低眸,不再理會她。

蘇遇白那嫌棄的眼神被宋靜笙看在眼裡。

美人兒這是嫌棄她?

是她不夠漂亮?還是她不夠撩人?

以至於他嫌棄起她來!

宋靜笙感覺她那幼小的小心靈被打擊到了。

顧初堯時不時的留意著蘇遇白。

見蘇遇白望著樹上一陣子,而後又帶著嫌棄的眼神低眸。

不免心存好奇,緊隨著蘇遇白低眸,他抬眸望樹。

一句臥槽,不禁脫口而出。

聽見顧初堯的這聲,宋靜笙自知在樹上冇法繼續待了。

悠哉悠哉的從樹梢起身,慵懶的伸了個懶腰。

“哈嘍!”

眨眨眼睛,對著樹下的幾人打了聲招呼。

找了個空闊的地方,在蘇遇白幾人的注視下,冇絲毫遲疑,不拖泥帶水,秒從高大的樹上跳了下來。

樹大約有三米之高,宋靜笙臉上冇有膽怯,反倒是透露著一點兒興奮。

在半空中,又是劈叉又是旋轉360度的,愣是給她玩出了花樣來。

右手撐著地板,左手放在左膝蓋上,完美落地。

“吧嗒!”

震驚的看完了宋靜笙跳下樹來的全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