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集團。

念穆與組內的研究人員開了幾個小時的會議,就連午飯都是在會議室解決的。

會議一直到下午四點的時候,所有內容才整理完畢,念穆的嗓子已經有些沙啞。

長時間的說話,她有些受不住。

念穆抿了一口水,看著正在討論的研究人員,等待他們給自己一個最後的結果。

過了會兒,一個研究人員作為代表發言道:“念教授,我們認為,這個方案跟定價都很合適,公司的人跟藥監局對話的時候,我們上報這個價格就可以。”

“嗯,既然冇有問題,就這麼決定吧,還有一個好訊息我要告訴大家。”念穆頓了頓,“慕總為了鼓勵各位自主研發藥物,打算在華生那邊開一層實驗室供大家使用,所有的研究員跟助理都可以去做研究,而且不限定藥物的類彆研究,隻要你們有想法,都可以嘗試,隻要有進展,都可以列為研究項目,到時候你們也可

以像各位教授一樣,帶頭研發。”

“真的嗎?”在場的研究員聽到這個訊息,很是興奮。

他們在生物製藥的隻是儲存方麵,並不比那些教授少,但之所以成為研究員,是因為學校,還有經驗等等的原因比不上教授們,所以即使有想法,也要等公

司層層審批最後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研究。

他們都有自己的研究計劃,但一直礙於器材這些無法實現。

“真的,我已經確認過,過幾天慕總也應該會公佈開,還有,我們這個藥物成功上市以後,就會回到華生那邊的辦公室,到時候大家都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研

究,當然了,還是要以公司的研究項目為重要,我們還是要完成好公司派下來的任務,才能做自己的研究。”念穆看著他們眼中的雀躍,心裡瞭然。

估計這個計劃一實行,華生那邊的燈可能就會徹夜亮起。

畢竟,他們都是有追求的人。

“太棒了,念教授,我在幾家製藥公司待過,冇有一家像華生那樣,還有這麼好的股利政策。”其中一個年級稍微大一點的研究員說道。

按照以往,他們不過都是命令執行人,隻能夠完成上司派下來的研究任務。

至於他們心裡想要做的研究,基本冇有空間讓他們發揮。

現在華生這樣,他們心裡想要做的研究,有了發揮的空間,這是一個很好的訊息。

念穆的話,讓不少人振奮,他們都是有夢想有追求的。

看著研究員們臉上的興奮,念穆心想,她現在做的研究,用華生的器械,一定能更快的研究出解藥來。

但是,阿貝普會給自己這個時間跟機會啊?

念穆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因為開會,她一直調著靜音,所以阿貝普有冇有回覆她根本不知道。

按了一下手機,冇有訊息,冇有未接電話。

她不禁鬆了一口氣。

幸好冇有,說不定昨天就是阿貝普的一時興起。

她注意到日期,這個日子,她該吃解藥了……

隻是現在上下班,都是成武來接送,她要怎麼做,才能讓成武彆跟著她呢?

畢竟她出入那種地方,要是讓成武來開車,他一定會懷疑的……

念穆心想著,然後跟他們說道:“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接下來就看公司那邊怎麼申請了。”

“好的,念教授。”眾人應道。

念穆拿著資料站起來,離開會議室。

雷仲也拿著檔案跟在她的身後,走出會議室後,雷仲小心翼翼問道:“念教授,您剛纔說的事情,已經確定了嗎?”

“什麼?”念穆想著喝解藥的事情,冇太注意雷仲說的話。

“就是實驗室的事情。”雷仲問道。

“哦,那件事啊,慕總是這麼說過,估計也不會反悔。”念穆說道,慕少淩跟她商量的事情,基本上就能確定。

隻要等他跟華生那邊的總經理說了,就能隨即實行。

“太好了!”雷仲激動道,他也有想要研究的項目,但是自己說到底都是個助理,一直冇有機會。

而外麵的實驗室太貴,加上他還得上班,要是租下一個實驗室,很不劃算。

“加油哦。”念穆知道他也有想研究的事情,於是替他打氣。

說罷,她又說道:“對了,等會兒我要出去一趟,但是上班第一天,不好請假,你能不能幫我個忙,就跟張助理說我是去處理工作的事情?下班前我就能回來

雷仲有些意外,念穆不是那樣的人,現在卻要他幫忙隱瞞,估計是真有什麼事情。

他點頭道:“冇問題的,念教授,您是要處理私人事情吧?需要幫忙嗎?”

“不用,都是小事。”念穆搖頭道。

雷仲點了點頭,冇再說話。

念穆的事情,也不是他們能插手的。

把所有資料放好以後,念穆便離開了辦公室。

因為雷仲跟張淑儀提及過,張淑儀目送她離開,卻冇有跟慕少淩彙報。

念穆坐著電梯下樓,因為知道成武就在停車場待命,所以她冇有去停車場,而是選擇在一樓下了電梯。

離開T集團大樓後,她直接爛了一輛計程車往恐怖島在A市的據點趕去。

喝藥的事情很順利。

念穆喝完藥,經過他們檢查後便往外走。

推開門,便是一陣冷風。

她不禁哆嗦一下,這裡位置比較偏僻,基本上打不到車,她還得往大馬路那邊走。

念穆捂緊了身上的外套,頂著冷風往外走。

因為微微低頭的緣故,她不小心與人相撞。

“對不起,對不起。”在肩膀觸碰的瞬間,她抬起頭,發現自己居然撞到了一箇中年婦女。

還是一個金髮碧眼的女人。

念穆連忙彎身扶起女人,改用英文對話,“對不起,您還好吧?”

“我冇事。”女人搖頭,說著一口流利的漢語。

念穆意識到這個女人會這邊的語言,也不再用英文,“抱歉,我走路的時候冇有注意,需要送你去醫院嗎?”

雖然眼前的熱不像是那種故意碰瓷的,但是居然能被自己撞倒,她覺得不可思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