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渽民邁開長腿,丟下一句:“帶上傢夥。”然後他就徑直往外走了。

席珍妮從抽屜下麵拿出來一個箱子扔給李星燦,“拿著。”

席珍妮開著車,看著眼坐在後座一臉冷漠的陸渽民和李星燦,這兩個人怎麼回事,氣氛太僵了,空氣像要凝固了一樣。

席珍妮清了清嗓子,看了下後視鏡,“陸總,我們要去哪裡呢?您還冇有告訴我目的地哦。”

陸渽民看了眼旁邊的李星燦,對席珍妮說:“你開就是了。”

不知道開了多久,三個人在一家化工廠前麵停了下來。

“這不是您家的那間工廠嗎?”席珍妮瞄了眼陸渽民小聲地說。

“對,被警察封了。”陸渽民從後背箱拿出新聞人必備的傢夥,各種微型的攝影錄音設備應有儘有。

“還不是因為您把您家人的對話放了出來……”席珍妮也過去給自己的身上裝各種儀器。

說實話陸渽民也是夠狠的,上次放出來的錄音,又要陸老爺子花一大筆錢去公關了。

好心疼錢啊。席珍妮想了想。

李星燦一臉懵地站在一堆儀器麵前,“這些要怎麼弄呢?”

席珍妮自然地想要過去幫李星燦,陸渽民攔住了她,自己站在李星燦前麵幫他弄。

李星燦見自己冇有得逞,隻好訕訕地站著,任由陸渽民弄。

裝好了各種gopro,錄音手環,陸渽民問他們兩個,“準備好了嗎?這個工廠裡麵有古怪,你們小心點。”

陸渽民腦海裡又浮現了那個奇怪的黑手。

“怕啥啊!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娜娜…不是,珍妮姐姐天生神力……”李星燦連忙走上去,對陸渽民說。

“現在是工作時間,叫我陸總。”陸渽民冷冷地看了一眼李星燦,看了下席珍妮還冇有跟上來,連忙停下腳步。

席珍妮連忙跑過來,“感覺工廠裡煞氣很重。”

“死了那麼多人,能不重嗎?”陸渽民看席珍妮跟了上來,帶著他倆繼續往前走。

“不是,感覺有我們同類躲在這裡的感覺。”

李星燦眼睛轉了下,把席珍妮護在身後,“姐姐,我來保護你!”

陸渽民十分無語,打開了工廠的大門,三個人一進去,工廠的大門自動關上了。

李星燦被嚇了一跳,緊緊貼著席珍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