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主下山》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龍主下山》,本小說講述了許源唐寧玉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龍主下山》 第13章 免費試讀

第13章

“什麼?”

吳成興的話傳來,場中眾人,幾乎都要以為自己的耳朵出現問題了。

不光是錢常書,就是柳重文,柳輕詩和韓翠英也傻眼了。

“吳經理,你剛剛說什麼?給他們安排了至尊包間?”錢常書最先接受不了,快步上前,大聲詢問道。

“你們是不是弄錯了啊,這柳重文的條件,根本就達不到你們天成酒店至尊包間的預定要求啊!”

吳成興麵色冰冷,淡淡的瞥了一眼錢常書,“你這是在質疑我嗎?”

錢常書頓時脊背生寒。

天成酒店在江城勢力頗大,饒是吳成興這樣的一個總經理,影響力都非同小可。

畢竟,他每日打交道的,可都是能預定至尊包間的頂級商務人士。

自己若是跟吳成興交惡的話,哪天吳成興隨便在某個大人物麵前貶低自己幾句,那自己的前途,可就徹底的玩完了。

“不......不敢!”錢常書連忙道。

吳成興這才轉頭,笑嗬嗬的看著柳重文幾人。“柳先生,還請跟我來!”

聽到這句話,柳重文他們纔算是如夢初醒。

這竟然是真的!

柳輕詩更是喜不自禁起來,嘴裡喃喃,“冇想到,那白青鬆看得令人生厭,背地裡,竟還有如此能量,能夠和天成酒店的總經理都有如此要好的關係,我不過是讓他給安排鑽石包間,他卻一下子給安排了至尊包間,以後有機會,看來得多多跟他接觸一下了!”

許源上前跟著吳成興,對尚在愣神剛剛纔反應過來的柳重文幾人道,“我們快走吧......”

韓翠英一臉不爽,“你個窩囊廢,這麼急乾什麼?一聽到至尊包間就按耐不住了?我告訴你,這可是我女兒通過她的關係纔拿到的,你還不趕緊跟我女兒說聲謝謝,不然,你這輩子都冇那福氣能進至尊包間!”

聽到韓翠英的話,吳成興的眉頭也是一皺起來。

他能親自來這裡,還是程紹強交代的。

程紹強還擔心吳成興誤事兒,特地指出了許源,也交代了保密許源的身份。

吳成興知道,這柳家人能去至尊包間,可全是仰仗著許源的關係。

眼下,卻還對許源冷嘲熱諷起來。

吳成興剛要開口替許源解圍。

柳重文便是打斷韓翠英的話,“都是一家人,說什麼謝,輕詩是許源的妻子,這一切都是她應該做的!”

韓翠英這才一臉不忿的住口。

當然臨走之前,柳輕詩還不忘得意的看向錢常書,“很抱歉,光武集團的那個訂單,是我們柳氏集團的了!”

錢常書的臉漲成了豬肝色,氣得肥肉亂顫。

相比,柳重文更是將先前的鬱悶,一掃而空,若不是顧及這大廳還有其他人,高低都得放聲大笑起來。

直到柳家人已經走的看不見了,錢常書這才握著拳頭,滿臉不忿的道,“就算是你們能安排至尊包間,那又如何?光武集團的訂單,我是不可能讓出來的。

哼,我早就買通了光武集團的高層,他們的招標名單早就內定給我了,你們柳家,想跟我鬥,還太嫩了!”

至尊包間內。

柳重文,韓翠英和柳輕詩三人,全都傻眼的看著四周的裝飾。

真有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

饒是他們出身富貴人家,此刻還是被天成酒店的至尊包間給震撼到。

太奢侈了,太豪華了,簡直堪比皇宮啊。

許源的臉色倒是一直都保持淡定。

很快,酒菜上桌。

柳家的人看到那滿桌的山珍海味,幾人再度震驚傻眼了。

其中幾道菜,他們雖然冇吃過,可也知曉。

那都是天成酒店的超級招牌菜,其中有幾道,更是售價高達百萬。

還有那些酒......

都是百年份的古酒,這都送上來了。

“這酒......”柳重文直接傻眼了,幾乎是失聲喊道,“上個月,在西德拍賣場就曾經拍出一瓶八十年份的,而最後成交價,在一百八十萬,這瓶百年份的,至少也要近三百萬啊!”

一時間,韓翠英,柳輕詩,柳重文三人全都感覺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眼前的這一桌酒菜加起來的價格,甚至要超過千萬!

“吳經理,我們貌似還冇點菜啊......”柳重文有些小心翼翼的開口。

即便是柳家可以拿得出來一千萬。

但用來花費在一桌飯菜上,著實有些奢華過頭了。

再加上,眼下柳家正處於資金鍊關鍵時期,用一千萬來吃喝,他們還是難以接受的。

吳成興客氣的笑著,“柳先生,你放心,這一桌飯菜,算是我們酒店免費送給幾位品嚐的,不收錢!”

說完,他便轉身離開,還順手帶上了包間的門。

此刻,包間裡麵。

“什麼?”柳重文差點冇震驚的心臟病發作。

韓翠英更是張大了嘴巴,扭頭看向一旁的柳輕詩,“詩詩,你剛剛找誰安排的包間啊,那人,真的是主管嗎?他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權力啊?一桌千萬的飯菜,說送就送!”

柳重文也看了過去。

柳輕詩也有些迷糊,搖了搖頭,“我,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他告訴我的,就是主管啊......”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柳重文大聲道,“首先,這吳成興總經理,就不是一個小小的主管能夠驅使的。

還有,一個主管的權限,也根本就安排不了至尊包間,不然的話,這天成酒店的至尊包間也不會如此稀有了。

再者,這眼前的一大桌飯菜,價值超過千萬,你們覺得,一個小小的主管,能做得到嗎?”

三人全都默然,柳重文說的毫無破綻,很有道理。

許源在一旁撓了撓頭,心底暗暗將程紹強給罵了一遍。

“這傢夥,裝逼過頭了,都要引起柳重文他們的懷疑了,這他們要是這樣繼續刨根問底,說不得真的要把自己給暴露了......”

想到這裡,許源笑著打斷道,“就彆管是誰安排的,我看這菜還不錯,趕緊趁熱吃吧,不然涼了就浪費了!”

“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韓翠英惡聲吼道,“怎麼就不吃死你呢?”

也就在這時,柳重文開口道,“我想我知道了,安排這桌飯菜的,其實另有他人......”

說著,他轉身看向許源。

許源正夾起的菜都一抖,掉了下去。

心裡暗道,“自己當時不過是去了一趟廁所而已,難道被他看出來了?他是學偵探的嗎?”

韓翠英和柳輕詩同時看向柳重文,“不是白青鬆,那是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