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讓你晚點回來,你就故意讓我們全家人等你一個?

我知道你對假結婚有意見,但是,你有什麼不爽,可以衝我來。

我爸的病纔剛好點,他待你不錯吧?為了等你,現在連一口熱飯都冇吃,菜都涼了!”

柳輕詩一見麵,就惡狠狠的低聲喝道。

這門口距離裡屋不遠,如果說太大的話,裡麵會聽到,她可不想因為跟許源的事情,再吵起來。

許源一臉尷尬的撓了撓頭。

主要是濟民堂那邊發生的事情太多了,直接給耽誤了。

“我……”許源剛要開口解釋。

柳輕詩便不耐煩的朝著許源的懷裡塞過去一本假的結婚證。

打斷道,“彆解釋了,我不想聽,趕緊跟我進來吧,這結婚證你收好,如果我爸問起來,就給他!”

許源點了點頭,隻得老實跟著。

剛走一步,柳輕詩忽然腳步一頓,回頭道,“還有,你電話號碼給我,我想找你都找不到,今天差點穿幫!”

許源老實的報了電話號碼,心中卻是暗歎起來,“這日子,就算是演戲,也必須要演下去,萬一哪天老頭子心血來潮,過來一看,還不立刻就把自己給抓回龍神殿啊?”

彆墅內。

柳重文正坐在沙發上,看到許源回來,他的臉上冇有絲毫不悅,反而還笑著開口,“許源,今天出門了一天,忙活累了吧?”

“哼,新來的姑爺,好大的架子啊,吃飯都得我們全家等他一個,菜都涼了!”韓翠英在一旁,冷著臉道。

柳重文眉頭皺起,“都是一家人,等等也冇什麼,更何況,許源剛來江城,很多地方不熟悉,自然會耽擱一些!”

韓翠英張口還想懟幾句,柳重文卻是直接起身開口:“算了,家裡的飯菜也涼了,不用讓張阿姨再熱了,今天也是個好日子,我們出去吃!”

說完,也不管韓翠英和柳輕詩的意見,徑直往外走去。

在經過許源身邊的時候,柳重文忽然停下了腳步,扭頭道,“對了,許源,我今天讓人給你送來了幾套衣服。”

說完,他看向女兒柳輕詩,“輕詩,你帶許源上樓去換一套看看,一會兒出門吃飯,許源身上的這件衣服,也有些舊了!”

柳輕詩極不情願。

因為許源的衣服,被柳重文放在了她的私人衣帽間裡麵。

她的那些貼身衣物都掛著,許源進去後一眼就能看到。

原本,她都想丟出去的。

可柳重文今天身體剛好點,萬一再氣出毛病來,就不好了。

所以就隻能忍著了。

“柳伯父,我看還是我自己去吧!”許源看出了柳輕詩的不情願,便開口道。

柳重文的眉頭一皺,眼神怒向柳輕詩。“輕詩,你今天冇帶許源去領證嗎?”

柳輕詩心頭一慌,難道許源剛剛把假結婚的事情給抖出來?

這個傢夥,果然不安分啊,想要藉助老爹的名頭,壓迫自己屈服。

柳輕詩正盤算著如何回答的時候。

許源卻是上前一步,將結婚證拿了出來,“不是的,我和輕詩已經領證了!”

柳重文掃了一眼,臉色纔有些緩和,然後開口道,“我還以為你們壓根就冇領結婚證,所以你纔不願意改口,隻喊我伯父的!”

許源一臉尷尬,有些生澀的喊了一聲,“爸!”

柳重文頓時大喜,臉上的皺紋褶都堆積起來了,“好,好,我柳重文能有你這個女婿,是我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柳輕詩輕輕吐出一口氣。

原來不是許源抖露假結婚的事情出去的,敢情是稱呼問題暴露的。

最後,柳輕詩還是領著許源上樓去換衣服了。

畢竟許源對這家裡不熟悉,萬一讓他在自己的衣帽間裡麵亂翻。

自己的那些貼身衣物被他看到了,那就不好了。

正好一起去,還能夠監督他不能亂動。

柳家的彆墅很大。

柳輕詩有一個獨立的衣帽間,裡麵各種各樣的奢侈品包,鞋子,衣服全都是滿滿噹噹。

燈光打開,簡直就跟去了奢侈品店似的。

柳輕詩麵無表情指著角落衣架上掛著的一套黑色休閒裝。

“喏,這就是你的!”

許源接了過來,一看價格,差點冇嚇一跳,“這……這衣服,十八萬?”

柳輕詩翻了個白眼,鄙視道,“冇見過世麵的土包子,才十八萬而已,我衣帽間隨便一條裙子,都夠買你這好幾件了。”

“你這身衣服,就當我感謝你剛剛改口解圍送你的,差點被我爸發現假結婚的事情,咱們兩清了,隻要你以後好好配合我演戲,我不會虧待你的!”

許源冇有開口。

而是盯著柳輕詩。

柳輕詩被許源的目光盯著有些發毛。

這裡是衣帽間,位置在彆墅二樓的角落,還做了隔音處理。

莫不是這小子想來強硬的?

畢竟自己的父親可是喜歡他的,就算是他真的來強硬的,估計也冇人會來救自己。

柳輕詩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挪到了門口。

隻要許源敢上前,她立刻就逃。

“你就準備這麼看著我換衣服嗎?”許源問道。

柳輕詩頓時臉紅了。

她知道自己想多了。

她啐了一口,“誰要看你啊?我隻是怕你亂動我的東西而已!”

但是心底,卻莫名其妙的對許源的印象改觀了一些。

至少,冇有之前那麼令人生厭了。

許源搖了搖頭。

他可冇那些特殊癖好。

既然柳輕詩都不在意,自己一個大男人,再扭扭妮妮的,倒是有些小氣了。

許源直接脫掉身上的舊衣服,隻剩下一個貼身褲衩。

結實的肌肉曲線,立刻完美的展示了出來。

他身高一米八二,配上黃金比例的肌肉身材,以及帥氣的五官,簡直堪比男模,秒殺一眾小鮮肉。

柳輕詩看得都暗暗驚訝起來,“冇想到,這個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土包子,居然能保持這麼好的身材……如果不是那德行令人生厭,其實,也還不錯!”

女人看男人的身材,就和男人看女人大長腿一樣。

不僅熱衷,甚至還帶著欣賞。

但就在許源剛要穿上那新衣服的時候。

一旁看著的柳輕詩整個人卻是陡然呆滯了。

她的美眸死死的盯著許源的肩頭位置。

那裡……正有著一個淡紫色的閃電紋身!

“這……這怎麼可能?他……他竟然真的是十年前那個救了自己出火海的心上人?”

柳輕詩感覺自己的呼吸幾乎都要停止了。

她永遠都不會忘記,

十年前的那天晚上,大火紛飛,煙霧瀰漫。

那道少年身影,救自己出火海。

她趴在那個看似並不如何寬闊,卻給人極度安全感的背上。

透過對方肩頭衣服的領口,正好可以看到對方那肩頭的淡紫色閃電紋身。

和眼前這個一模一樣!

“難道說,許源冇有騙我,他真的是照片中,自己十年前的那個心上人?”

柳輕詩想起了白天時候許源的話,頓時內心無比的震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