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瑤。”

林峰呆呆的看著緊閉的大門,心臟陣陣的疼。

預想中,家庭團聚的美好一幕冇出現,反而是如此的淒涼。

或者說,從十年前他被老頭子帶回山上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要以悲劇收場。

林峰站在門前喘息了許久,心情纔是漸漸冷靜下來。

不得不說老頭子的冷酷訓練,真的影響到了他,他感覺自己的血都已經變冷了,好像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情緒都能很快的自我調整過來。

況且…

事已至此,他又能做什麼?

如今能做的,就是保護好妹妹,讓妹妹過上富庶的生活,讓妹妹不再受任何人的欺負!

僅此而已!

想到這裡,林峰吐出一口濁氣,緩緩解釋道:

“小瑤,我當年也是出了意外,被關在了一個地方十年!今天才能出來…”

可平房裡麵,卻是一點反應也冇有。

“小瑤,不管如何,我既然回來了,那我就不會再走了!拆遷款什麼的,我一點都不在乎,你是我的妹妹,哥有這個義務保護好你!”

“從今以後,就剩咱兄妹倆相依為命了,哥不會再讓任何欺負你。”

“哢~”

大門被打開了。

林雲瑤冷冷的看著林峰,

對於林峰所說的被關在一個地方十年,她自然是不信的。

“你煩不煩?能不能離遠點?你不睡覺,我還要睡覺。”

“小瑤,爸媽去世,這些年你一定過的很苦吧?”

林峰心疼的說道。

“與你無關。”

林雲瑤又是啪的一聲關掉大門。

然後,背靠著門,雙手死死的捂住嘴巴,精緻的臉上已經淚如雨下。

她真的太苦、太苦了!

爸媽去世的那一年,她才十一歲!

一個十一歲的小女孩,冇有人知道她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又是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

她也真的很想、很想如小時候那般撲進哥哥的懷中,嚎啕大哭,尋求安慰。

可是一想到哥哥大學畢業後,為了一個女人離開十年,導致爸媽死掉,她就無法讓自己去原諒哥哥。

尤其是哥哥還出現在拆遷這麼一個敏感的時間段,讓人很難不去猜想其回來的真正目的。

“小瑤,你先好好睡一覺吧。哥就在外麵守著,有什麼事情叫哥就行。”

林峰默默的說了一句。

然後在門前,找了一處平坦點的地方盤膝坐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