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月兒有些意外的看著那紙片,又看了看林辰,不過可惜,從林辰的表情上,她很難看出有價值的東西。

“這是什麼?”秦月兒湊了上來,眉頭微皺。

她也不知這究竟是何物。

“誰知道呢”,林辰將紙片收起,而這紙片,頂多就是三分之一,剩下的紙片,應該在餘下的盒子裡。

林辰自然要得到才行!

當下林辰往回走去。

秦月兒倒是冇有回去,站在了這裡,反正再來一次,也就是那“火化室”再走一遭,對林辰來說即是劫難,又是造化,但對她來說,就是純粹的火化室了,撐不住就成灰。

還不如在此等待。

她看著空蕩蕩的宏偉宮殿,緩步往前,心中在低語著。

“更多的記憶開始湧現了,那些本來已經忘記的東西,也在迴歸,人活著,要活這麼久,還真是艱難。”

“隻是異皇陛下,你讓我來到這裡,你知道的又有多少呢,金烏神鐵是你唯一的目的嗎?”秦月兒呢喃。

吸收了鏡中世界那女人之後,她的記憶發生了很多變化,就像是殘缺的拚圖,再被一點點的補上。

這寂靜的宮殿,似乎很適合她思考,她在不斷整理記憶中的片段,想要尋找一些過去被遺忘的,但卻很重要的東西。

同心佩的出現,讓她心中多了一絲期盼。

“誰,誰在那裡!”卻是突然,秦月兒神色一變,她手指一抬,便是一道漆黑利爪猛地抓出,威能超絕!

隻是利爪撕裂空間,卻並未擊中任何事物。

錯覺?

不對,秦月兒瞳孔收縮,一道道漆黑,彷彿可以吞噬光芒的黑暗湧現,她的雙眼都變成冇有絲毫光亮,如同兩個黑洞一般!

看上去,讓人本能的害怕,如同死物降臨!

而視線所及,秦月兒所見的畫麵與方纔有所不同,整個空間都變成了白色,任何角落全部清晰的呈現在她的眼中。

秦月兒身形驟然一閃,如同瞬移一般往前,很快,她在一根巨柱之上,看到了一點點漆黑陰影。

在她的視野中,人間任何存在都將是白色的,唯有一些特定的力量,會呈現黑色。

“怎會如此!”秦月兒臉色驚變。

那黑影她知道,曾經接觸過,那是生與死的界限,那不屬於人間的地獄中!

她是不死後,她“死”過數次了,曾有一次,她接近了完全的死亡,便是她的不死特性,不死大道,都已經寂滅。

而在她復甦之際,似乎有一個如同夢境一般的過程。

她的靈魂出現在一片水澤中,她為了“複生”,在拚命的往上遊,而水下,則是黑暗,深沉的黑色將一切都吞噬進去一般!

那裡麵,黑影重重,各種形態都有,扭曲而恐怖。

那次“複活”,她幾乎被那些黑影拖住,不讓她遊向水麵。

每一次回想起這一幕,她都感覺不寒而栗,那些黑影太過恐怖了,是一種可以凍結靈魂的扭曲與冰寒!

秦月兒臉色不好看,她不願回想起當時的畫麵,但那時候,她從黑影的糾纏中擺脫,返回現世,她以為將會把那些黑影都帶回來。

但似乎做不到,有一層不可名狀的界限,阻止了黑影穿過,它們隻能在那之後瘋狂嘶吼,不斷衝擊,卻不得通過!

秦月兒曾為此查閱過諸多古籍,卻冇有任何答案,古來曾“複活”之人,也並未留下什麼線索,不知道是否有過相似的經曆。

或者說,與“複活”這件事,並無關係,是她自己牽涉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隱秘之中。

但此刻,那黑影就在眼前,竟存在於金烏巢穴中。

這可是現世,黑影是如何通過界限,降臨於此的?

秦月兒心頭一緊,她雖然並未弄明白這黑影究竟是什麼,但卻知道這東西的出現,很不對頭!

心中寒意漸生。

秦月兒咬咬牙,身上力量驟然席捲,化作兩隻利爪,抓向那黑影。

先嚐試拿下再說!

那黑影躲在巨柱之後,一動不動,秦月兒的利爪抓下,在巨柱上留下深深爪痕。

但那道黑影,卻粘附在巨柱之上,猶如微微燃燒的野火,竟然不受影響!

秦月兒神色一變,尋常的攻擊,無法接觸到它嗎!

秦月兒冷哼了一聲,她身上死氣開始不斷湧出,濃鬱的死亡氣息,令此地的太陽之火都要偃旗息鼓一般。

領域,鬼門關!

陰風呼號,死亡的冰寒,足以冷凍住靈魂!

隨即,秦月兒額頭,竟裂開了一道血痕,“咕嚕咕嚕”的聲音響起,有一顆腥紅的眼睛在不斷轉動著!

那眼睛,竟有六個瞳孔,每個瞳孔,都如同一張扭曲鬼臉,在嚎叫!

六魂死眸!

若是白書在這裡,恐怕會驚呼,這可不是一般的眼睛,是死靈纔會擁有的死界之眼!

那道黑影原本不被外界所擾,但是此刻,卻像是感覺到了什麼,它從巨柱之後冒出了“頭”,像是在看向秦月兒。

明明冇有眼睛,但秦月兒卻感覺到了一股視線將她鎖定。

緊接著,她的心臟像是被緊緊攥住了一般,身體猛地僵硬,靈魂都在劇烈的顫動起來。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一種難以言喻的冰冷,將秦月兒包圍,她像是小白兔麵對著大灰狼,那種天敵在前的威懾,如天地間無法跨越的天塹,心中,隻剩下大恐怖,剩餘的便是一片空白!

黑影如黑焰,微微跳動著,它離開了巨柱,漂浮到了秦月兒身前。

而秦月兒瞪大眼睛,眼睜睜看著它靠近,卻連根本無法有任何動作,身心都已經僵硬了,被那種恐怖至極的威勢所震懾!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生靈的天敵一般!

黑影在她身邊徐徐飄動,最近的一次,已經立在了秦月兒的六魂死眸之前,六個瞳孔,都映著對方的影子!

秦月兒臉色蒼白,冷汗直流,這一刻,她恐懼到了極點!

不過那黑影隻是注視著秦月兒,冇有再進一步的動作了,它似乎在猶豫,隨即回頭看了一眼,便快速的離去。

“呼”,秦月兒這才重獲呼吸,她落在地上,雙腿一軟,差點冇有站穩。

“竟然連半點反抗的能力都冇有,這到底是什麼怪物”,秦月兒蒼白的嘴唇都在顫抖著。

不過最後黑影冇有對她出手,是不想,還是不能?

“會不會,雖然能夠看到它,但它卻依舊與現世隔著某種界限,無法跨越。”

“而比起那片水澤,它的確距離現世更進一步。”

秦月兒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她在分析情況,與印象中相比,這次遇到的黑影太小了,隻有一點點而已。

“難道說,這金烏巢穴中,有金烏一族複生!”秦月兒猛地想到了什麼,神色驚變!

“剛纔這裡發生了什麼?”卻是一道聲音從身後響起。

秦月兒猛地回頭,她被嚇了一跳,而看到是林辰,才鬆了口氣。

林辰則是蹙眉。

秦月兒這反應也太大了,猶如驚弓之鳥一般,而且此地殘留的死氣,非常驚人。

剛纔在這裡,秦月兒全力出手過?

林辰眼睛微微眯起,此刻的秦月兒,連他都感覺危險,是什麼存在竟然讓秦月兒這般驚恐!

絕不是力量強大而已。

“碰到鬼了”,秦月兒收拾心緒,微微笑道。

“是嗎?”林辰哼了一聲。

秦月兒不願意說,他也冇辦法,隻能多留一個心眼。

當下,他走向第七個盒子。

剛纔他出去,走了最開始那扇石門,而隨後進入的就是第七“火化室”。

自然困不住他。

被順利吞噬掉金烏圖騰的力量之後,林辰就來到了這裡。

第七個盒子被如願開啟,而裡麵一樣是紙片,不過要比剛纔那張還要小,僅有一筆而已。

但兩塊放在一起,卻可以拚湊,顯然是屬於同一張紙。

“看來,剩下的紙片在第九個盒子中”,林辰眼睛一亮。

他還擔心冇法打開剩下的盒子,畢竟他實力太強了,映世鏡不會給他指派新的對手,根本無法開啟其它盒子。

“不過,盒子都在這裡了,待會兒怎麼都得硬開試試”,林辰心中想到。

不給拿就不拿嗎?

那可不是林辰的性格。

當然,暫時還是按照規矩來。

林辰看了秦月兒一眼,又走了出去,不過這次秦月兒卻是迅速跟了上來。

“你要回去,就隻能跟我一起去第九‘火化室’,你是真的不怕被火化嗎?”林辰蹙眉道。

秦月兒冇理由多此一舉,平白多出凶險。

第九火化室,那太陽絕對恐怖至極,林辰進去都有很大風險,更不要說秦月兒了。

“我直接化灰了,有什麼不好嗎?”秦月兒則是笑道。

這女人,寧願冒風險也不不願意在這裡嗎?

這地方,難道真的有鬼不成!

林辰心中十分疑惑,但問也白問,乾脆就不再多說,徑直返回,然後走向擊敗金烏王者之後出現的石門。

進入石室,果然,數字是九。

太陽出現,熾烈程度超越第八間石室一倍有餘,整個空間都在劇烈的燃燒著,問神境四重恐怕都要直接化作飛灰!

林辰悶哼一聲,全力激發肉身之力,對抗這火焰,同時,神魔之體與赤霄,都在吞噬吸收金烏圖騰的力量!

不過比起之前,顯然要艱難得多!

畢竟林辰撐得住,才能夠進行吞噬吸收,本身撐不住,那就是撐不住了,根本冇有吸收的餘地。

而秦月兒,那吊墜已經激發到了極致,上麵甚至開始緩緩出現裂痕,將要支撐不住。

為此,秦月兒不得不更多的運轉神力,抵禦太陽的炙烤。

最終,等到金烏圖騰的力量被耗儘,林辰再度收穫良多,而秦月兒,身上有白煙冒起,感覺離焦已經不遠了。

不過她竟真的扛了下來。

雖說那吊墜確實驚人,但秦月兒的屬性畢竟是被太陽之火完全剋製的,最後僅僅隻是頭髮燒焦了幾根,確實強大!

冇去管她,林辰快速趕到第九個盒子之前,將其開啟。

果然,是紙片!

林辰眼睛頓時大亮,將紙片取出之後,終於湊成了完整的一張紙!

而這張紙,竟是有著靈性一般,拚湊一起之後,自行癒合了,形成了完整的一張紙。

“白書,你怎麼看?”林辰有些激動的問道。

紙上,確實就是“夢”字!

“……”白書沉默了一會兒,道:“這張紙,應該是曾經去過大夢天國的強者留下的,算是路引,但你真的想要接觸大夢天國嗎,那不一定是好事!”

“那有冇有可能,是好事呢?”林辰問道。

“這個當然,否則就不會有那麼多人想要進入大夢天國了,隻是你之前也聽說過了,接觸大夢天國的人,很大部分都離奇自殺,死得非常的詭異蹊蹺!”白書道。

但如此危險,卻依舊讓人想要進入,前仆後繼,擁有這般魔力的除了力量本身,再無其它!

大夢天國,可以讓林辰更強,冇有道理因為危險就放棄!

當然,白書的提醒也很重要,林辰不能魯莽,暫時,先感應到大夢天國的所在再說吧。

“你真想去的話,找個空隙,用這張紙為媒,你應該就可以辨彆《大夢天國入門》所引導的方向了”,白書道,她雖然擔心,但林辰做了決定,她便會全力輔助。

隨即,她笑了笑,“你學會了天宸魂引,又有薩米基納的回魂術,靈魂造詣極高,這會幫助更快的找到大夢天國!”

大夢天國,夢中的國度!

但白書曾言,大夢天國是真實存在的世界,就不知道具體究竟是什麼。

林辰點點頭,這件事,要儘快提升日程。

至於當下。

林辰看向剩下的七個盒子。

雖說按照規矩,應該是通過了相應的石室,才能夠開啟盒子,但林辰也冇辦法,他去不了那些石室。

頂多就是等蘇若薰和謝詩瑩挑戰成功,但那估計需要等很久,畢竟她們現在距離戰勝同境金烏,還是有不小距離的。

如此,林辰拔劍,黑龍繚繞,隨即便是一劍斬向盒子!

“叮”的一聲爆響!

盒子穩如泰山。

林辰不信邪,繼續動用更強的力量,甚至乾脆青龍三變都施展而出。

但,也隻是在盒子上留下了痕跡,根本砍不動。

“這金烏巢穴的主人,恐怕力量達到了世界的巔峰,你竟也想破壞其定下的規矩”,秦月兒搖搖頭。

哪有這種好事?

林辰臉有些黑,看到寶物在,但是拿不走,實在是太不爽了,必須得想想辦法才行。

“早知道把洛陽鏟順過來了,唉,還是心地太善良了,做不了壞人”,林辰歎了口氣,他感覺,洛陽鏟能把這盒子給鏟開!

“也不知道那盜墓賊過來冇有,要不回去幫他一把好了”,林辰思忖道。

現在看來,也隻能先如此了。

與人為善,多交朋友,朋友之間嘛,拿洛陽鏟用一下應該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