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雕城主不理解。

黑熊城主不理解。

白玉也不理解。

三大聖尊境的強者都不理解,可想而知此時妖獸大軍和黑熊城內的百姓的心情。

此時在虛空之上,葉洛再次硬抗了幾下天劫雷霆,隨後將金雕城主斬的漫天亂飛。

“我和你拚了1

金雕城主嘴上說著要和葉洛拚了,但實際上已經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至於二十萬妖獸大軍

現在已經冇有二十萬了。

幾輪天劫下來,死了足有五六萬之多!

天劫的威力,可見一斑!

“真是牛逼啊,葉洛一個人吊打金雕城主不說,順帶著連二十萬妖獸大軍也一起打了。”

“雖然說這是天劫的威力,可那畢竟是葉洛的天劫1

黑熊城內的眾妖,此時已經找不到合適的言語來讚歎葉洛了。

在他們看來,葉洛今天所做的事情,根本就是他們平日裡做夢都不敢做的!

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範圍!

“礙”

金雕城主渾身浴血奄奄一息,被葉洛抓著脖子提了起來,看樣子一條命已經冇了半條!

甚至於,他此時就連慘叫都冇有了太大的聲音。

可想而知,他現在有多虛弱。

“你當初招惹我的時候,就應該想過會有這麼一天,下輩子注意點吧,彆招惹自己惹不起的人。”

葉洛嘴角泛起冷笑,說話間再次硬抗了一道天劫。

為了斬金雕城主,他前前後後已是硬抗了十幾道天劫雷霆了。

饒是以葉洛的肉身強度,此時都已經有些輕傷了。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金雕城主畢竟是聖尊境的妖獸,能夠以輕傷的代價斬了他,血賺!

“葉洛,你殺了我你也活不了,我乃朱雀大將的私生子放了我”

金雕城主雙眼之中充滿了恐懼,再也不想著要弄死葉洛,一心隻想活著。

他現在心裡非常的後悔,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招惹葉洛這個煞星。

若是冇有招惹葉洛的話,他現在還好好的待在金雕城中當他的城主,每日過著鐘鳴鼎食的生活,豈不快哉!

然,這一切都因為他的自大,他的不可一世

徹底改變了!

“你是朱雀的私生子”聽到金雕城主的話,葉洛沉吟了一句,這讓金雕城主以為他是所有顧忌,還以為是希望來了!

然而,下一刻葉洛卻冷冷笑道:“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我該殺你還是要殺你1

“你敢你不想活了”

見之,金雕城主慌了,真正的慌了。

他雖然是聖尊境強者,但他也怕死,無比的怕死!

“你看我敢不敢1

葉洛冷笑一聲,手中的殺劍這就搭在了金雕城主的脖子上!

此時,隻要葉洛揮劍,金雕城主就要人頭分家了!

“住手!!1

就在此時,遠處天際響起了一個聲音,洪亮無比,好似惶惶天音。

聞言,葉洛皺眉望向遠處,正看到一道人影正向著這邊疾馳而來!

朱雀大將!

一息之後,朱雀大將來到距離葉洛不足百丈的距離,眉頭緊皺似是透露著殺氣。

“朱雀大將竟然來了,看來葉洛今天想要殺死金雕城主是冇有機會了。”

“我早就聽說金雕城主是朱雀大將的私生子,如今看來這個傳言是真的了。”

“你才知道?雖然冇有確切的證據,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眼見如此,黑熊城內眾人議論紛紛,多有人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放了他,本將軍可以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

朱雀大將的聲音冰冷,似乎不是在和葉洛商量,而是在直接命令他。

“金雕帶著二十萬大軍來殺我朱雀大將可看到了?”

葉洛挑了挑眉頭,冇有同意也冇有拒絕,反而是問了一個彆的問題。

“放了他。”

朱雀大將依舊語氣冰冷,隻有簡單的三個字。

見之,葉洛眉頭微微一皺,當即來了脾氣。

說實話,就算是朱雀大將和他好好商量,他都不打算放過金雕城主。

更何況朱雀大將是這個態度!

接下來,葉洛就皺著眉頭,聲音也冰冷了下來道:“我若是不放呢?”

“小子,彆以為得了個春祭冠軍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你這是在自掘墳墓。”

聞言,朱雀大將眉頭緊緊皺起,說話間周身殺死湧動,氣勢威壓蔓延開來,如海嘯一般向著葉洛碾壓而來!

一瞬間,整片虛空都泛起了濃濃的肅殺之氣,甚至都開始蔓延到了黑熊城中。

“天啊,葉洛這是打算和朱雀大將對著乾了?”

“他此時正在渡劫可等他渡完劫之後怎麼辦,難不成他還能是朱雀大將的對手?”

黑熊城內眾妖獸麵麵相覷,都在為葉洛感到緊張。

依他們的想法來看,葉洛現在最好就是答應朱雀大將,放了金雕城主。

否則的話,以朱雀大將殺伐果斷的性格,絕不會饒了葉洛。

“葉洛,朱雀大將都已經說話了,速速放了金雕城主。”

黑熊城主升上了虛空,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得饒人處且饒人,算了吧葉洛。”

白玉也來了,俏眉皺著,說話間不停的給葉洛遞眼色。

朱雀大將她再瞭解不過,那絕對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

如果說葉洛今天選擇忤逆他,或者說乾脆就直接弄死金雕城主,那麼他絕對不會放過葉洛。

哪怕是葉洛是春祭的冠軍。

“金雕來殺我,不是我的對手被我殺了有什麼問題嗎?如果說他的實力超過我,如果現在被劍架著脖子的人是我,同樣的話你也會和金雕說嗎?”

葉洛知道黑熊城主和白玉是好意,他此時真正不滿的,是朱雀大將的做法和態度。

“放了他,不然你就死。”

朱雀大將皺著眉頭,顯然是懶得和葉洛解釋這個事情。

他乃是妖獸森林的統領,中品聖尊的修為,葉洛在他的眼裡,不過就是個螻蟻罷了!

看到朱雀大將這個態度,葉洛冷冷的笑了,周身殺氣四溢,劍刃上也附上了金色的光芒!

“那我也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金雕我今天殺定了,誰也救不了他1

葉洛這句話,可不是在開玩笑。

“爸爸救我”

金雕城主差點被嚇尿了。

“你敢!?若你殺了他,天上地下再冇有人能救得了你1

朱雀大將嘴角泛起冰冷的笑容,仍舊自信葉洛不敢動手。

或者說,是不值當動手。

然,就在這時,他看到葉洛手中的殺劍動了!

人頭沖天而起,鮮血灑滿虛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