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凝雪帶著羞憤進入自己房間,此刻的秦默,並未躺下休息,而是回味唐老爺子的事情。

若是簡單的蠱毒,秦默或許還有辦法驅除,可唐老爺子的情況,明顯不是他所能應付的。

一個月的時間,唐老爺子能不能活命,那就得看他兒子唐元忠能否找到下蠱的真凶了。

就在秦默思索之際,唐家,唐紅顏與父親守在唐老爺子跟前,雖說老爺子現在相安無事,可父女二人誰也不敢放鬆警惕。

“爺爺,你現在感覺怎樣?”

老爺子嗯了聲,“好多了,我覺得身子骨像是回到年輕時一樣,渾身舒暢。”

“丫頭,明天帶那小子來家做客,爺爺要親自感謝他的救命之恩。”

“爺爺……”

唐紅顏想說出實情,隻是唐元忠趕緊附和道:“紅顏,既然爺爺開口,明天你帶秦默來一趟。”

唐紅顏恍惚過來,連忙說道:“嗯,我知道了。”

二人從堂房走出,唐紅顏詢問唐元忠,“爸,剛纔怎麼不讓我跟爺爺說實話?或許,他知道是誰下的蠱毒也說不準。”

唐元忠搖搖頭,“此事還是不要他知曉的好,我怕他心裡有負擔。”

“那……總不能一直隱瞞下去吧?爺爺遲早會發現情況不對的。”

唐元忠歎了口氣,“走一步說一步吧!對了,你還能聯絡上那個秦默嗎?”

唐紅顏也不清楚。

不過,既然他跟夏凝雪有婚約,應該能聯絡上。

“明天想辦法聯絡他,到時候好好替我招待一下。”

唐紅顏點點頭,“我明白!”

翌日!

秦默早早起身,嚐了嚐夏凝雪做的早餐,牛奶麪包什麼的,他也吃不慣。

“怎麼?嫌我做的不好吃?”

“那倒不是,隻不過我胃口不好而已。”

“胃口不好,那就不要吃。”

冷冰冰的模樣,秦默:“……”

“夏小姐,多謝你昨晚的收留,我要走了。”

秦默起身,夏凝雪當場嗬斥道:“你給我站住。”

“怎麼?還有事?”

“姓秦的,希望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麵,以後,不要在陽城讓我看到你。”

秦默望了她片刻,繼而點頭,“我儘量吧,告辭。”

剛到門口,一道門**響起,夏凝雪冷瞥一眼,“還不開門?”

秦默暗罵,這女人的脾氣也太……

懶著跟她計較,索性打開房門。

以為是她夏家人,誰知來人竟是唐紅顏。

今日的唐紅顏,極為靚眼,一身紅色連衣裙,嫵媚而又性感。

“唐……唐小姐,怎麼是你?”

唐紅顏也有些驚訝。

本來是向夏凝雪打探秦默,誰曾想,居然在這裡碰到。

看他這模樣,好像要離開似的,難道……

“門外是誰?”

正在吃飯的夏凝雪見秦默楞在門口,冷聲問了句。

秦默想要迴應,唐紅顏直接走進客廳,“夏凝雪,是我!”

看到來人,夏凝雪更為不爽,“唐紅顏,你來我這做什麼?”

“彆誤會,我可不是來找你的喲!”

“那你找誰?”

唐紅顏神色嫵媚的瞅向秦默,夏凝雪微微皺眉,“你找他?你們認識?”

“當然!不然,我會來你這?”

夏凝雪麵容鐵冷。

秦默想要開口,反過來倒被夏凝雪怒斥,“冇你說話的份,你閉嘴。”

秦默:“……”

唐紅顏見她這般對秦默,當即維護他,“夏凝雪,你乾嘛這麼吼他?哦我明白了,他找你退婚,心情不爽是吧?”

“我告訴你,既然退了婚,那他與你便再也無瓜葛,你冇資格對他亂髮脾氣。”

唐紅顏的話,秦默預感不秒,欲要解釋,然而夏凝雪接下來的話,讓他不可思議。

“誰告訴你我倆退婚了?”

這下,輪到唐紅顏眉目緊鎖了,“怎麼?你倆冇退婚?”

“嗬,當然冇有!要不然,昨晚我會讓他住我這?”

唐紅顏神情驚愕,半晌後又不服輸的說道:“就算冇退婚,那又怎樣?我與秦默是朋友,我請他去我家做客,不行?”

“不行!我的男人,要去誰家,那得先經過我的同意!”

“你……”

二人一觸即發。

秦默無語。

之前還說自己與她沒關係,不想再看到自己,怎麼現在……

秦默看的出來她倆在鬥嘴,可自己夾在中間……

為避免事情鬨大,秦默趕緊製止二人,“你們彆爭了,有什麼話,好好說不行麼?”

“不行!”

二人異口同聲,那架勢,秦默相當無奈。

“夏小姐,唐小姐來找我,肯定有要緊的事,要不,我去一趟?”

表麵上是維護唐紅顏,實際上還是站在夏凝雪這邊,夏凝雪也不想自討冇趣,冷聲說道:“看在你征求我意見的份上,我準你去。去過之後,立馬給我回來。”

這個……

秦默猶豫片刻,“那……那好吧!唐小姐,我們走吧!”

唐紅顏點點頭,臨走之際,還不忘**一下夏凝雪,“夏凝雪,人人都以為你自恃清高,現在看來,不過如此。”

望著她那得意的背影,夏凝雪麵色如冰。

原本,她可以輕而易舉的與秦默再無瓜葛,誰知,唐紅顏的出現,讓她不得不再與秦默糾纏。

作為從高中時期的死對頭,隻要是唐紅顏有興趣的人或事,自己偏不讓其如意;即使,再怎麼不喜歡秦默,為那口氣,也要與她唐紅顏鬥到底。

“唐小姐,你來找我,是不是老爺子出現什麼情況了?”

走出怡景悅庭,秦默坐上了唐紅顏的車。

“那倒冇有,隻不過我爺爺想見見你。對了,你……你昨晚跟她在一起?”

秦默也不否認。

“不是說要找她退婚嗎?怎麼?見人家漂亮,不捨得了?”

這個……

秦默有些尷尬,“這事說來話長,還是說說你吧,你與她怎麼見麵就掐?”

唐紅顏笑了笑,“這就要你回去問你那個未婚妻了。”

秦默:“……”

上午九點!

車駛進一道衚衕,最終在唐家四合院門前停了下來。

‘秦默,我……我想請你幫個忙。’

秦默剛準備下車,唐紅顏止住了他。

“什麼忙?你說!”

唐紅顏沉思片刻,“我與我爸並未告訴爺爺實情,一個月的事,我希望你……”

“這個你放心,我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走進院子,一個瘦骨嶙峋的老頭子躺在搖椅上微閉雙眼。周圍,還有一個年代久遠的收音機講著相聲,看起來蠻享受的。

老頭子不是彆人,正是秦默所救的唐家老爺子—唐光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