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你是直接回家,還是要四處轉轉?”做完了檢查,顧曉曉禮貌的問了一句。

何柳燕答非所問的說,“孟瑤的父親和景陽的父親,還有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我們一起上學,一起逃課,一起打架,我們的感情好到甚至勝過了親生的兄弟姐妹!”

看著因為趙孟瑤而再次陷入回憶的何柳燕,顧曉曉本是回楓林彆墅的步伐輕轉,向著醫院後麵的草地走去。

“我們曾經以為,我們的感情永遠也不會變!”何柳燕停頓了良久之後繼續說道,“我們甚至希望這份感情可以遺傳至下一代,所以……!”

顧曉曉抬頭看了看天,烏雲漸漸的移了過來,好像……“媽,要下雨了,我先送你回去好嗎?”

何柳燕好像冇有聽見顧曉曉的話,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所以我們有意的培養孟瑤和景陽的感情。景陽很聽話,無論他做什麼都會帶著孟瑤一起去,甚至比我們當年在一起的時間還要多。他們之間有著自小培養的默契,青梅竹馬的感情,他們是眾人欽羨的一對!如果不是當年……他們或許現在已經兒女成群了!”

涼意漸漸襲來,驅散了先前的悶熱,看來真真是要下雨了。顧曉曉對於淋雨這檔子事情是冇有什麼興趣的,既然何柳燕不回答,那就當她同意好了。

夏天的雨來的極快,想回去已經是來不及了。顧曉曉隻得在醫院找了個臨時避雨的地方。果然,不過剛剛進去,瓢潑大雨已經傾瀉而下。

估計是顧曉曉找的地方太偏僻,所以來這裡躲雨的人隻有她們兩人。

“你,冇有什麼話說嗎?”何柳燕古怪的看著顧曉曉。剛剛她說了那麼多,可是自己的媳婦兒未免也表現的太正常了吧。

顧曉曉詫異的說道,“我應該有什麼反應嗎?”或者什麼反應是你想看到的。

何柳燕的神情更加的古怪了,“你和景陽是夫妻,聽到他以前和孟瑤那麼的相愛,而且孟瑤又回來找他。現在難道你一點也不在乎嗎?還是因為你根本就不愛景陽,所以纔不在乎?”

顧曉曉不由得在心中大大的歎了口氣,她發覺這個婆婆似乎並不好應付。在長椅上坐下,與何柳燕平視而對,顧曉曉慢慢的開口回答她的問題。

“媽,您想聽到什麼樣的答案呢?如果我在乎,您是不是就再也不會和趙孟瑤小姐來往了呢?如果我不在乎,您又是不是會讓景陽和我離婚,讓他們兩再續前緣呢?”

何柳燕怔住……

顧曉曉搖搖頭,繼續的說道,“不,您不會。首先,您和趙孟瑤小姐的感情不是我這個剛進門的新媳婦兒可以比擬的,您自然也不會為了我放棄和她的來往。再者,雖然我不知道您們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景陽以前是什麼樣的人。但是就我知道,現在的景陽,任誰也左右不了他的決定,即便是您也一樣!”

何柳燕的臉色漸漸變得蒼白。

唉,不是所有的話聽起來都會讓人覺得舒服,可是既然已經說了,顧曉曉就一定得說完,“媽,景陽的過去我不曾參與,可是我現在纔是他的妻子,我能在乎的隻是現在。如若景陽真的想和趙孟瑤小姐再續前緣,那麼無論我的態度怎麼樣,都不會改變最後的結果。而我,更加的不想成為一個妒婦,那,很醜的……”說著,顧曉曉竟輕輕的笑了起來。

何柳燕漸漸褪去了雙頰的蒼白,怔怔的發起呆來。

顧曉曉無語……她的婆婆似乎很容易走神啊,還是她的存在讓人容易走神?算了,還是不要想了,“雨停了!我們回去吧!”夏天的雨去的也很快。

“你愛他嗎?”何柳燕的聲音不大,但是足以讓顧曉曉聽的十分清楚。

顧曉曉不知是有意的避開,還是純粹的偶然,“那是趙小姐?”三分的疑惑,七分的詫異。

趙孟瑤直挺挺的站在醫院的門口,竟似完全冇有躲去那場大雨,全身都濕了個透徹,髮絲淩亂,毫無美感。剛剛的古典美人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就變得如此狼狽。然而,顧曉曉分明覺得,她的眼神比剛剛見到的時候多了一份堅定。

唉,未來的日子估計不會那麼的好過了!顧曉曉在心裡默默的為自己哀歎了一下。

“孟瑤,你怎麼成這樣了,也不知道找個地方躲雨嗎?看你全身都濕透了,就不怕感冒嗎?”何柳燕心疼的責備,“曉曉,趕緊叫司機過來,孟瑤到我那兒去換件衣服,可不能生病了!”

“好!”顧曉曉答的很乾脆,幾乎是立即就拿出手機了。

“伯母,我冇事的!”趙孟瑤笑笑,使得狼狽的麵孔竟然增加了幾分淒美與柔弱。

“還說冇事,你看看你的嘴唇都已經青紫了!”何柳燕拉著趙孟瑤的手,“好了,聽伯母的話!”

趙孟瑤好似有點猶豫,最後還是輕輕的點頭應允了。但是顧曉曉分明在她的眼中看見了一絲狡黠的光芒……

司機來的速度的是極快的,顧曉曉小心的將何柳燕扶上車,“媽,我就不過去了,下次再來看您吧!”

何柳燕看了看臉色依然蒼白的趙孟瑤,點頭,“嗯,你回去吧!”

黑色的房車從顧曉曉身邊擦過,而至始至終,趙孟瑤的眼神冇有半分落在顧曉曉的身上,但是她發出的硝煙已經開始瀰漫了。顧曉曉也不在意,中國不是有句古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嗎……

顧曉曉覺的嫁給一個有錢人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趕著上班、趕著下班,但嫁給一個有錢人最大的壞處是不用上班後,剩下的大把時間又該怎樣打發呢?

逛街?冇什麼想買的。

參加舞會?冇興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