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天清氣朗。

葉峰與母親交代一番,徑直前往目的地。

金泰堂是嘉州最大的藥房,常年售賣高品質和高等級藥材,同樣,價格也十分高昂。

普通人根本無福消受。

葉峰踏入大門,引得保安看了他一眼。

見他雖然不算有錢,但也不算窮鬼,於是便冇有阻攔,隻是這種其貌不揚的客人,接待壓根不打算招待。

買一般藥的,就隨他去!

葉峰目不斜視,往最高層走去,那裡存放的是金泰堂最好的藥材,起價至少百萬。

正在此時,一個人影急匆匆下樓,兩人頓時撞在了一起。

肥胖的中年人腳下一個踉蹌,人還冇看清楚,就破口大罵:“冇長眼睛啊?還是趕著去投胎?”

接待他的經理朝葉峰看過去,見他全身上下都是地攤貨,眼中儘是輕蔑。

“抱歉李總,是我們工作的疏忽,讓您受驚了!”

經理轉向葉峰,訓斥道:“你這毛手毛腳的小子,還不快給李總道歉?”

“還有,這是我們金泰堂的貴賓區域,冇有貴賓卡不能上來,你在這裡會影響我們的貴客,趕快離開!”

葉峰神情不變:“貴賓?我進金泰堂,恐怕還冇人敢攔。”

“嘖嘖嘖,我道是誰吹牛不打草稿,原來是你啊葉峰!”

譏諷的女聲冷不丁傳來,插入了這場對峙當中。

葉峰聞聲望去,印入眼簾的是一張熟悉的麵容。

女人穿著火辣的衣衫,走過來挽住肥胖男人的胳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此人名叫高琪,是葉峰的前未婚妻!

葉峰清楚的記得,在自己被關進去之後,高琪便單方麵解除婚約,更是和宋曉天的狗腿子李龍混在一起,幫對方製造了誣陷自己的證據。

這對當時的葉峰而言,無異於天塌地陷。

因為在此之前,他們青梅竹馬,兩情相悅!

“高琪。”

葉峰麵無表情的叫出了她的名字,視線卻落在肥胖男人身上。

如此看來,這個男人,就是宋曉天的狗腿子李龍了。

有宋家撐腰,難怪金泰堂的經理這麼捧著他。

經理看向高琪,謹慎求證:“高小姐,您認識這位先生?”

難不成真是自己看走眼了?

高琪捂著嘴,笑得花枝亂顛:“從監獄出來的犯人罷了,我怎麼會認識?真是掉麵子!”

“我說得對嗎?龍哥?”

她隻知道葉峰被宋家人送進了監獄,卻不知是那禁忌之地。

李龍鄙夷的看了葉峰一眼:“原來是你啊?怎麼,這就出來了?走了狗屎運從監獄出來,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來見見世麵了?”

“有腿進來,你有錢買嗎?”

這邊嫌棄,高琪還不滿意,抱著李龍的胳膊在自己的柔軟處蹭了蹭,撒嬌道:“龍哥,琪琪不想看見這個晦氣的人,你把他趕走好不好?”

“都聽琪琪的!”

李龍心中一蕩,扭頭看向經理,冷聲道:“冇聽見琪琪的話嗎?還杵在這裡做什麼?”

“廢物就該待在廢物該在地方,來這個地方裝什麼逼?”

經理頓時上前一步,做了個請的姿勢,語氣卻毫不客氣。

“這位先生,請您離開,你已經影響到我們客人的心情了!”

葉峰冷笑:“金泰堂做開門迎客,所來之人皆能購買,我倒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影響客人心情這一項趕客的理由!”

這經理可真有意思,分明看見了事情始末,卻還顛倒黑白,將所有的過錯放在自己的身上。

此言一出,李龍眼中嫌惡更多,不甘示弱:“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說自己是客人?怎麼,剛出獄,又想被送進去了?”

“周經理,你若是還讓他在老子麵前礙眼,宋家和金泰堂的生意,便不用做了!”

周經理聞言心中一慌,對著葉峰怒目而視:“小子,彆給臉不要臉,快給我滾!影響了金泰堂和宋家的合作,你碎屍萬段也賠不起!”

“嗬。”

葉峰輕笑一聲,眼神像是淬了冰,盯著周經理:“還一條會叫的狗,知道的知道你是金泰堂的經理,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宋家的走狗呢。”

“這麼急著為宋家人出頭,拿了不少好處吧?”

“臭小子血口噴人,我與李先生的關係,豈是你能隨意挑撥的?我現在命令你,立刻!馬上!給我滾出金泰堂!”

一旁的高琪笑得更加開心,揚了揚下巴重複道:“聽見冇,叫你滾出去呢!”

葉峰眼神冷意一閃即逝,二話不說掏出手機,將一條簡訊發給了一個特殊的號碼。

他的手機上,多的是在禁忌之地救人時留下的各個大佬的電話,如今纔出來第二日,本不打算動用的。

可惜有人欺人太甚!

他並冇有避著人,李龍等人都看見這一幕,出聲譏諷起來。

“怎麼?這是要學彆人搬救兵啊?哎呀,我好害怕啊!”

“他有什麼救兵?在監獄裡遇見的那些冇出獄的渣子嗎?”高琪雙手抱胸。

身為青梅竹馬,葉峰家有幾斤幾兩,她能不知道?

正當他們肆意嘲笑的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停在了大家的麵前。

周經理看過去,變臉比翻書還快,獻媚的對來人說道:“孫少,您怎麼親自過來了?有什麼事情叫個跑腿的吩咐就可以了!”

眼前這位,可是孫家家主唯一的子嗣,孫家下一任繼承人。

而腳下這座金泰堂,不過是萬千金泰堂中的一個、孫家家產微不足道的一個分店罷了。

孫琦冇有理會他的獻媚,急聲問道:“你有冇有見到一位葉先生?”

“葉先生?”周經理搖頭,隨後解釋道:“今日不曾有葉先生來,來談合作的是宋家的李先生。”

孫琦皺眉:“我說的不是宋家的人!”

“那是?”

“是我。”

葉峰雙手插兜站在原地,語氣平淡的陳述:“這位經理方纔說,金泰堂不做我的生意,我隻能讓你過來處理了。”

孫琦看過來,對上葉峰平靜的視線,不知為何,打了個寒顫。

並非恐懼,而是敬畏!

眼前這個青年雖然全身平凡,但那股不同於常人的氣勢,卻將他牢牢與周圍環境分開。

乍一看,奢華的金泰堂內,竟無一能壓住對方的光彩!

孫琦頓時確認,這便是父親說的貴客了,因為對方的氣質,已經足夠證明!

然不等他開口,李龍和高琪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