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自己的大哥被人一腳踹飛,一群社會青年頓時大怒。

"草,這小子搞偷襲!"

"敢打我們黃毛哥,兄弟們乾他!"

幾人撒手放開了劉夢瑤,一股腦地衝了上來。

但淩峰卻嘴角一挑,絲毫不將他們放在眼裡。

像這種地痞流氓就算再厲害,充其量也就會些三腳貓功夫,根本不如自己的眼。

幾乎是一個照麵,淩峰就已經一記重腿掃出!

砰!

衝在最前麵的青年就像是被過路的卡車撞了一下,整個人瞬間橫飛了出去!

"臥槽!"

其他人見此一幕嚇得眼珠子差點掉在地上。

但淩峰根本不給這些人任何機會,既然他選擇了出手,那就冇有必要多說廢話。

砰!

砰砰!

砰砰砰——

一人一腳,絕不多踢。

原本還囂張氣焰高漲的幾人直接躺倒一地,捂著斷折的胳膊痛苦哀嚎。

"小子,你敢在這打我們,你特麼完了!"

啪!

淩峰一巴掌將放狠話的人抽倒在地,麵目表情地說道。

"廢話真多。"

劉夢瑤好不容易纔從地上爬起來,正好看見這一幕。

她的心就好像被什麼擊中了一樣,頓時小鹿亂撞。

"我的天,一個打十個!"

"你也太厲害了吧!"

劉夢瑤兩眼放光地看著淩峰,這才發現麵前這位滿臉胡茬的大叔竟然還有一絲絲小帥。

"大叔你怎麼練的,讓我摸摸——"

說著,她竟然就那麼明目張膽地伸出手,摸向淩峰健碩的胸口。

"……"淩峰眉頭一皺,趕忙撤開身。

這丫頭什麼鬼哦!

空有一副乖巧可人的鄰家妹妹模樣,咋會這麼野呢?

見淩峰竟然不給她摸,劉夢瑤氣得直噘嘴,十分不滿地說道。

"不給摸拉倒!"

"你既然是我爸請來的保鏢,為什麼看到我被欺負還袖手旁觀?"

竟然不給摸,那就彆怪她秋後算賬了。

但是,淩峰卻一本正經地抬起手,晃盪了一下那塊充滿年代感的破錶。

"都說了,當時還差兩分鐘,合同並冇有生效。"

"你——"

劉夢瑤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當場就跟這個臭傢夥拚了。

但就在這時,一道桀驁不馴地聲音從二樓卡座那邊傳了下來。

"哪個不長眼的,敢在老子的地盤鬨事?"

下一秒,一位大腹便便的孫大海帶著大批打手蜂擁而至。

看到他頭頂一片地中海,脖子上帶著條小拇指粗細的大金鍊子,兩手都是金扳指,劉夢瑤不禁嗤笑出聲來。

"噗呲,哪來的暴發戶——"

"嗯?"

孫大海臉上的橫肉一抖,直接把她嘴裡的話嚇了回去。

"海哥,海哥!"

黃毛青年等人見是自己大哥到了,連滾帶爬地從吧檯裡鑽了出來。

"海哥,你可要為哥幾個做主哇!"

"是他,就是這小子鬨事,還打人!"

"咱們好不容易物色到一個妞,本想迷倒了孝敬您的,誰知道半路殺出個瘋子!"

"這小子有兩下子,估計練過啊!"

聽到幾個小弟遍體鱗傷哭天抹淚地叫冤,孫大海臉色霎時陰沉了下來。

"小子,混哪個道上的?"

既然是練家子,那就肯定是同道中人纔對。

但是還不等淩鋒開口,躲在他身後的劉夢瑤就搶先一步叫道。

"大叔,彆放過他們!"

"看什麼看,有本事你們過來呀!"

孫大海頓時就有些火大,哪來的丫頭片子撒野?

不過當他仔細打量了劉夢瑤之後,眼裡明顯閃過一絲貪婪的淫邪。

這麼清純可人的妹妹竟然如此潑辣,有點意思!

"海哥,就是這丫頭,多水靈!"黃毛青年低聲在他耳邊說道。

孫大海點了點頭,目光仍然停留在劉夢瑤青春曼妙的身體上。

"噫,真噁心!"

劉夢瑤連忙又躲了回去,一副大小姐的口吻命令道。

"大叔,把他們按在地上摩擦!"

"……"淩鋒一臉無語。

這丫頭到底對他有多自信呀,對方二三十人,要不是自己早已身經百戰多年,估計這會嚇都嚇跑了。

看到二人在那嘀嘀咕咕遲遲不敢動手,孫大海嗬嗬一笑。

"小子,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們是江南大學的學生吧?"

"是又怎麼樣!"劉夢瑤躲在淩鋒的身後,狐假虎威地叫道。

"……"淩鋒滿頭黑線地瞥了她一眼。

拜托姐們,能不能不要一上來就自報戶口啊!

但劉夢瑤卻是一臉無所畏懼地衝著孫大海嚷嚷道。

"江南大學就在附近,你們敢對我們動手,信不信明天督署就把你們帶走?"

此話一出,不隻孫大海笑了,就連他身後的那群大手也都鬨堂大笑起來。

"哈哈,這小丫頭片子說什麼?"

"她說她要報官?我耳朵冇聽錯吧?"

"哎喲,好怕怕哦,趕緊讓督署辦來人把我們抓起來吧!"

"哈哈哈——"

他們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這麼些年,什麼離譜的冇見識過?

但是這種天真到可愛的還是頭一次見!

眼看著這麼多人嘲笑自己,劉夢瑤俏臉漲得通紅。

她趕緊拍了拍淩峰的肩膀,凶巴巴地要求道,"大叔,你倒是打他們呀!"

"打我們?"

"就憑這小子?"

孫大海仗著人多勢眾,笑得更加有恃無恐。

"彆逗了好麼,不會真以為能打倒幾個人,就覺得自己很牛逼了吧?"

一群打手更是笑得前仰後合,忍不住嘲諷道。

"小子,我勸你還是不要管這傻丫頭了!"

"真不怕告訴你們,就算今天督署辦的人來了也冇用!"

"海哥上麵有人!"

劉夢瑤被他們氣得粉拳緊握,用力地敲了一下淩峰的後背。

"大叔,這你都能忍?"

她還以為可以繼續看到炫酷的激鬥呢,冇想到這傢夥竟然這麼慫!

但是,麵對一乾人等的冷嘲熱諷,淩鋒卻突然一笑。

"嗬——"

想當初他在南境獨擋數千敵寇暴徒的時候,這些嘍囉還不知道在哪拉幫結派呢!

區區跳梁小醜而已,蚍蜉也配撼動大樹?

"你們還有三十秒的時間後悔。"他指了指手錶說道。

三十秒?

難不成這小子真報官了?

一群人心中一突,緊張兮兮的看向門口。

然而,直到淩峰數到'1’的時候,門外還是一片安靜。

"……"

現場沉默了足足好幾秒,所有人的表情從緊張後的鬆了口氣,突然精彩了起來。

"啊哈哈哈,這小子在那神叨啥呢?"

"該不會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呢吧!"

"我去,我特麼眼淚都笑出來了!"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就在這時,淩峰的嘴角微微上翹。

酒吧的門外突然響起悠揚的警笛聲,一大群督署辦的人蜂擁而入。

"不許動,舉起手來!"

"雙手抱頭,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