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一聲巨響過後,豆粒大的雨珠打在頭上,開始稀稀落落,隻是片刻,雨便大了起來。

“嘩——”風勢猖狂有力,將雨逼得又急又猛。

公交站台,冷清的燈光打在少女身上,她隻穿著簡單的校服,淩亂的頭髮披在身後,露出一張不施粉黛依舊令人驚豔的白玉臉龐,隻是有些蒼白,看起來嬌小柔軟。

葉昭蘇懶懶地坐在公共椅子上,似乎毫不在意這暴雨,隻是若有人在這裡,便會驚訝地發現,這傾斜的雨竟然絲毫未落在她身上!

【請宿主儘快回到葉家,根據檢測,該身體很快發生暈厥,發燒等不良反應!】係統機械的聲音又在腦海中迴響。

【你是何物?】葉昭蘇扯了扯及膝的短裙,還是很不適應,白皙的手指上印著一團紅——那是打人時留下的痕跡。

黑黝黝的天色下,大雨好似給空氣蒙上了一層薄紗,落在公交站台上的雨水衝擊著橫版,發出沉悶的聲響。

【係統無憂號為您竭力服務。】還是不帶一絲情感的聲音。

葉昭蘇垂著眸子,不知在思考什麼,她一隻手無意識地敲著鐵椅。

忽然,腦袋傳來一陣暈眩感,晚上發生一係列事情的後遺症一下子湧上來,一時讓她臉色煞白。

“滴——”倏然間,一輛黑色低調奢華的布加迪停在前方。

片刻後。

“哐!”的一聲,車門被打開,首先出現一把黑傘,撐開後,一個男人走了出來,長腿一邁,走進了站台。

“葉昭蘇。”冷峻的聲音在頭頂上方響起,由於頭暈,腦海處傳來撕裂般的疼痛,讓葉昭蘇有些反應不過來,過了好一會兒,她才順著聲源處望去,打量了一下來人。

入眼的是男人一雙漆黑深邃的眼眸,好似一灘深潭,誘人卻又極致危險,其間包含著摻著碎冰的寒冷,像天山亙古不化的極冰,冷漠不近人情。

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張緊抿的薄唇,好看的唇形上沾了些水汽,看起來染上了胭脂,引人遐想。光滑緊繃的下顎線延至耳邊,劃出恰到好處的弧度,每一筆似乎都是上帝的精雕細琢。

真好看。

葉昭蘇迷糊地想著,隻是怎麼感覺,這美男越瞅越熟悉呢……

就好像,好像那誰……

嘶——不記得了。

她皺了皺眉,輕輕搖了搖頭,男人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氣運,濃濃的煞氣縈繞在他周圍彷彿命不久矣似的。

此時她眼前出現了重重疊影,思維卡殼,竟鬼迷心竅地衝男人道:“這位美人,是要帶我回家嗎?”

蘇朝野低眸看著少女姣好的容貌,眼神迷離,渾身散著慵懶的氣息,同時帶著病態的嬌弱感,好似溫室裡脆弱的花蕊,讓人忍不住下意識嗬護。

不知想到什麼,他麵色嚴肅,直直地將目光放在少女身上,語氣冰冷:“半夜不回家,你想上天嗎?”

女孩聽後,嬌嬌地笑了,她想站起來,卻因為腿軟踉蹌了一下,蘇朝野下意識地伸過手抱住女孩。

葉昭蘇摟住男人精瘦的腰,一直向上,直到環住他的脖子,湊上前,一股特有的藥香縈繞在他的的周圍,少女身上的馨香刹時讓他愣住了。

她氣息不穩地呼了口氣,灼熱地氣息撲灑在男人的脖頸處,隻聽她慢吞吞說:“我不上天……”

後麵的話未說完就冇了聲,下一秒,女孩溫熱的肌膚停在了他的脖頸處。

像是冇有防備心一樣,葉昭蘇頭一靠,直愣愣地倒在男人的懷裡,暈了過去。燈光之下,女孩兒眉心一顆紅痣格外鮮豔。

蘇朝野一怔,幽暗深邃的眸子滑過一絲疑惑,修長的指件虛虛碰了一下那顆紅痣,心底的那個念頭忽而瘋狂上翻。

是你……

你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