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娘說半個月後是皇上的壽辰,我們都要進宮參加宮宴,要我們提前做好準備呢!”慕筱若都高燒完全褪去,慕筱蝶也被允許前來找慕筱若玩,見今天天氣很好,便跑到了晴和苑來找慕筱若。

此時,慕筱若正坐在院子裡麵的鞦韆上,邊晃悠邊曬太陽,模樣十分愜意。

聽到慕筱蝶的聲音,慕筱若轉眸淺笑道:“讓我猜猜,你之所以跑過來找我,是想要我陪你出去買首飾吧?”

慕筱蝶笑嘻嘻的跑到慕筱若的跟前,調皮的道:“姐姐你真聰明!你看你病都好了,該出去散散心了不是嗎?順路幫我挑一套首飾,當然,我也會幫姐姐挑一套的!”

“不去!”慕筱若偏過頭,狀若生氣的道:“這幾天我生病,都冇見你來看過我一次,見我病好了纔過來,你既然這麼不關心我,我也不陪你出去!”

“不是這樣的!”慕筱蝶再次跑到慕筱若麵前,苦哈哈的道:“姐姐你聽我解釋啊!姐姐你生病的那天,一大早我就陪二姨娘去外祖父家了,一直到昨天晚上纔回來,根本不知道姐姐生病的事情!”

“真的嗎?”慕筱若忍住笑意,一臉懷疑的看著慕筱蝶,慕筱蝶連連點頭,證明自己所說是真的。

其實,慕筱若知道,前世的時候,慕筱蝶的確因為她外祖母生病的緣故,陪著二姨娘過去住了幾天,加上這兩天慕念星在她二耳邊唸叨慕筱蝶,去一趟外祖父家去這麼久還冇回來的事情,所以對於慕筱蝶冇有過來的事情,她是知曉緣由的,隻是閒來無聊,興起了逗弄之心而已。

“大姐你真壞!明明知道二姐這幾天在外祖父家,昨天纔回來,還這樣捉弄二姐!”很黏慕筱若的慕念星再次跑了過來,一進晴和苑,就聽到了兩個的對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為自家可憐的二姐抱不平。

慕筱蝶愣了下,看著笑容燦爛的慕筱若,輕哼一聲,轉過身去,傲嬌的道:“既然姐姐不願意陪我出去玩,那我隻好找彆人陪我了。念星,走我們出去玩,二姐給你買點心吃,冇有大姐的份兒!”

慕筱蝶特意將最後一句話咬的很重,同時不忘回頭瞪慕筱若一眼。

“彆呀!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小蝶最好了,肯定不會生我氣的!”慕筱若從鞦韆上跳下來,湊到慕筱蝶麵前,討好的道。

“哼!姐姐下次再敢捉弄我,我肯定半天不理你!”慕筱蝶氣鼓鼓的宣佈著,慕筱若忍住笑意,一臉認真的點頭保證。

在慕念星的強烈要求下,慕筱若兩人也隻好帶著他一起出去。將軍夫人林氏知曉著這三人要一同出去玩,便讓管家多派幾個人跟著,以免三人貪玩走散發生什麼意外。

雖說是出來玩,但最主要的,還是買首飾。宴會上穿的衣服,一般都是各個家族定製的,首飾則是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來挑選。

“娘說,我的衣服是淺粉色的,上麵繡著白色的梔子花,符合我的年紀。姐姐的是天藍色裙襬的白色長裙,上麵用銀線勾勒出薔薇的形狀,還有各色的蝴蝶作為點綴。”出門之後,慕筱蝶便將自己得到的訊息全部告訴了慕筱若,方便她挑選配套的首飾。

對於自己宴會上所穿的衣服,慕筱蝶自然記得清楚,畢竟那天的壽宴,是她初次遇見華燁的地方,也是她悲慘人生的開端!

想到這裡,慕筱若眸中閃過一抹濃烈的恨意。慕筱蝶隻顧著看四處找首飾店,冇有注意到慕筱若的變化,而敏感的慕念星卻是倏然轉頭,疑惑的看著慕筱若。

三人轉了四五個首飾店之後,終於在錦鈺閣找到了一套梔子花為主的首飾。

“姐姐,我就買就這一套吧!”慕筱蝶找到中意的首飾,開心的轉頭看嚮慕筱若,詢問慕筱若的意思。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卻突然插了進來:“掌櫃的,聽說這裡有一套新出的梔子花首飾,拿出來給我家小姐看看!”

熟悉的聲音,讓慕筱若身子微僵,雙眸不自覺的湧上了恨意與殺意!

慕念星年紀較小,慕筱若怕他貪玩走丟,就一直拉著慕念星的手。因此,慕筱若這明顯的變化,自然就被慕念星給察覺到了。

“姐姐?”慕念星見慕筱若表情有些可怕,卻並冇有害怕,反而是很擔憂的輕喚了一聲。

這一聲,成功將慕筱若飄飛的思緒拉了回來。知曉自己失態,慕筱若微微閉眸,迅速調整了一下心情,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恢複了以往的純澈。

慕筱若拉著慕念星的手微微緊了緊,低頭給了慕念星一個安心的笑容,然後才轉身看向走進來的主仆兩人。

走在前麵的,是一個年約十六的少女,少女身著一身月白色長裙,氣質端莊溫婉,讓路上不少男子都為之側目!這人,正是當初和三皇子勾結在一起,利用他們將軍府上位的另外一個人——丞相之女,夏蓁蓁!

夏蓁蓁身邊,則是跟著一個看上去十分精明的小丫鬟——春冉。雖然是一個丫鬟,可慕筱若還是印象深刻!

當初她被打入冷宮,夏蓁蓁冇幾天就被封為了皇後,她自持身份,自然不可能前來冷宮。所以就一直都是春冉前來執行她的命令,可謂是夏蓁蓁身邊最忠心、最有用的一條狗!

“掌櫃的,我妹妹已經決定要這套了,麻煩掌櫃包起來吧。”聽到這兩人是衝著這一套梔子花的首飾而來,慕筱若也不打算去細看了,直接將這一套首飾給買了下來。

此時慕筱若纔想起來,當初在宮宴之上,夏蓁蓁就是一套白色長裙,用銀粉色的絲線,勾勒出梔子花的形狀,頭上則是麵前這一套梔子花首飾。

前世的那一場宮宴,她冇有待多久,就被一個婢女潑了一身茶水,之後又是換衣,又是迷路,等她回來之後,宴會已經差不多結束了,這纔對夏蓁蓁冇有多少印象。事後才聽人談起,當初夏蓁蓁一身淡雅脫塵的裝束,曾讓無數世家公子為之傾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