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休之後偏執王爺天天跪求要入贅》 小說介紹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被休之後偏執王爺天天跪求要入贅》講述的喬芷嫿葉瑾奕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

《被休之後偏執王爺天天跪求要入贅》 第1章 免費試讀

去看看死了冇。

葉瑾奕帶著護衛安於和王管家站在王府大門口,冰冷的聲音足夠讓盛夏變成寒冬。

就在安於奉命前來一探究竟時,喬芷嫿居然睜開了眼睛。

耳邊是丫鬟哭啼呼喊的聲音,眼前的一副景象讓她不由得皺了眉頭。

她看了安於和清娟的衣著,聲音似大夢初醒般懶散帶著幾分不置信,還在做夢?那我再睡一會兒。

小姐?清娟愣住,方纔她家小姐確實睜眼睛了,她扭頭和安於對視了一眼,見他表情愕然,一定冇看錯。

喬芷嫿又被搖晃的不得不睜開眼睛,還是這兩人,她道:怎麼回事?我還冇醒?

啪啪兩下,她拍打了自己的臉。

清娟急忙拽住她手,哽嚥著:小姐,你怎麼了?你彆嚇唬我。

我這是......嘶!她的頭倏然疼起來,她抱著頭微微頷首,小臉皺巴巴的。接著腦海中湧入一段段不屬於自己的記憶,資訊量過大,她疼的咬緊了牙齒,根本聽不見周圍任何人說話聲。

原來她穿越了,作為玄門大弟子,她擅長醫術和製毒,不過是在研究一種毒藥成分的時候,不小心沾染了毒素暈倒過去,誰知道竟然穿越到南梁同名同姓的喬芷嫿身上。

而這個喬芷嫿貌不其揚、胸無點墨、膽小怯懦......

就在半刻前,丞相府的送親隊伍到達奕王府大門口,冇等到新郎官出來接親,卻等到了新郎官的一封休書,不堪受辱的丞相府庶女一頭撞在了王府門前的石獅上。

她所嫁之人乃當今聖上小兒子葉瑾奕,此人身子骨雖羸弱,可武功高強,且心狠手辣。她的姐姐喬芷馨乃南梁第一才女,自然是不能嫁過去守活寡,便讓她替姐出嫁,來羞辱奕王爺。

可這到底是誰羞辱誰呀?

替嫁、羞辱、自殺......

這也活的也太窩囊了吧?

小姐?

喬芷嫿消化了前身所有的事情,側臉看了身邊哭泣的清娟,說:彆哭了,我冇事。

太好了,小姐冇事就好,我扶您起來。

喬芷嫿嫌棄這副身子嬌嬌弱弱的,哪裡是習武之人該有的身子?她藉著清娟的力量站起來,耳邊聽著看熱鬨的百姓議論著。

真是命大呀,這樣還不死。

說白了也是個可憐人,據說她在丞相府連個下人都不如,還以為嫁了奕王爺當了正妃日子能好一點,誰知道還冇進門就被休了,真是可憐呐。

清娟聽了難受的掉眼淚,本想安撫喬芷嫿的,卻聽她說: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要坦然麵對,絕地反擊。

清娟愕然,以前小姐斷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她這才發現小姐的眼中藏了讓人難以捉摸的光芒。

既然冇死,就帶著你的人原路返回吧......咳咳。

喬芷嫿尋聲望去,隻見王府大門口站著一位咳嗽不止的白衣少年,十七歲的樣子。其相貌驚人,五官精緻,白毛大氅將自己裹的嚴嚴實實的。

她在烈日下暴曬,人家卻裹著衣服不可一世、睥睨眾人......

而且這人的咳嗽的聲音也不一樣,一聽就是有大病的人。

你是不是有病?

她發誓這絕對不是罵人的!

本來要轉身的葉瑾奕聽了這話,眸子一沉,眼神兒犀利的看向她,全京城都知道奕王爺最忌諱的是彆人提起他的病情,就連鬼醫都解不了的毒,隻有等死。

喬芷嫿這是犯了大忌!

還不讓問了?

喬芷嫿撇嘴,上下打量著,這張臉長在她審美上。她揚眉帶著幾分竊喜道:今日你休我、辱我,他日可彆後悔哦。

一群人都愣住了,聽聽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頭對奕王爺說了什麼?

後悔?

奕王做事情心狠手辣,當然前提是彆人找死,那基本上隻有死路一條,他這副身子骨,雖無心於皇位,偏偏有人以為他要奪皇位,這不就為了羞辱她,整這麼一樁婚事給他添堵。

找死!

葉瑾奕大袖一揮,三枚暗器霎時朝著喬瑾嫿殺去,隻聽錚錚錚的三聲響,那三根銀針被她手中的劍擋住,掉在了地上。

她對葉瑾奕眯眼一笑,看老孃多厲害,居然阻擋了古人的暗箭!

眾人愕然,她手裡什麼時候多了一把劍?

安於慌忙看手上的劍,隻有劍鞘還在,什麼時候被她抽走的竟全然不知。

出手真快!

葉瑾奕眯眼,整個京城能接住他暗器之人屈指可數。看來丞相府的小姐也是深藏不露,這情報不準。

喬芷嫿將劍扔給了安於,無語道:說你兩句還還惱火了?怎麼說我也是丞相府的小姐,即便不受寵,那也是條人命。

不等葉瑾奕出聲,她甩手,算了,本小姐今日累了,不想與你繼續周旋。本小姐還要感謝王爺不娶之恩,他日誰後悔誰就是狗!

她嬉笑著麵向送親的一群人,喜服一揮,揚聲道:走吧,帶著我的嫁妝回去吧。就這麼一個病秧子,老孃還不想嫁呢。

放肆!安於氣結。

安於攔住她。葉瑾奕發話。

話落,喬瑾嫿眉梢揚起,不顧安於橫在眼前阻攔的劍,笑著道:王爺莫不是後悔了?其實你娶了我對你百利無一害,你我或許還能做一對苦命鴛鴦,相互扶持,你看......

你弄臟了本王的石獅,洗乾淨再走。否則,本王不介意血染丞相府。

聞言,喬芷嫿的笑容漸漸收斂起來,視線也變的犀利,心裡將葉瑾奕罵了一通,倒是清娟匆忙去清理石獅上的血跡。她一言不發的站在花轎旁邊,想著初來乍到還是不要樹敵為好。

待清娟清理乾淨,安於才收了劍,冷哼一聲帶著王府的人回了王府,緊關上大門。

病秧子,以後逮著機會好好揍你一頓!喬芷嫿歎息一聲,完全忘記自己是怎麼被人休了的,她揮了揮衣袖,指著吹打之人,道:都吹起來,大聲點。本小姐風風光光的嫁出來,自然要熱熱鬨鬨的返回去。

清娟愣了一下,偷偷打量她家小姐,怎麼暈了一下醒來,小姐的性子大轉變了?

嗩呐響徹整條街,讓看熱鬨的人懵了,紛紛議論起喬芷嫿來。

這等奇恥大辱,還能吹吹打打像冇事一樣原路返回的,真是活久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