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天冇有絲毫猶豫,修煉功法直接選擇了宗門秘傳的紫極耀星訣,如有天賦,憑這門功法可直達萬象之境,乃是星極宗奠定大越國三洲十九城一流宗門的根基,隻有邁入先天,纔有資格接觸。

他將厚得如同城牆古磚般的秘笈取出,接著從懷裡摸出剛剛從侯大海拿裡借來的玉簡,將它放在了秘笈封麵上那閃爍著銀光的法陣中間。

隻看見絲絲銀光如同流水般由書頁上泛起,湧入到了玉簡裡,片刻之後,秘笈被印入到玉簡之中,構成法陣的銀光這才逐漸的黯淡下來。

像這樣的玉簡,淩天借了兩塊,原本他的納戒裡麵就有,可惜先前都被殞星碾成粉碎。

所有的秘笈,隻有錄入玉簡才能夠帶出武閣,而且玉簡被閱讀之後,就會粉碎,如此才能保證武閣裡的功法和神通不會外泄。

選定功法之後,淩天就在書庫裡胡亂的轉悠起來,轉了兩圈之後,淩天終於做出決定,選了星垣秘劍這門劍法修煉。雖說這門劍法隻是先天中品,但經過昨夜奇遇,還有天星步的神秘變化之後,他隱隱覺得,或許這門劍法纔是最適合自己的。

淩天走出武閣,感受著口袋裡兩枚玉簡沉甸甸的分量,不禁回首朝後方宏偉的建築看去,雖說宗門大考將至,但他憑著自己雙手,定能殺出一方天地。

搖光峰的後山曲折通幽,層巒疊翠,山穀飛瀑點綴其間,淩天休息了一晚之後,直接入山,找了一處幽靜山穀,準備好好修煉紫極耀星訣和星垣秘劍。

這處山穀在半山腰上有一個山洞,裡麵有前人留下的蒲團和石床,山洞約莫三丈寬,七丈深,站在洞口就能夠看見穀底那一團瀲灩的潭水隨著微風盪漾,四周樹木青翠欲滴,靈氣充裕,的確是修煉的好地方。

淩天將錄有紫極耀星訣的玉簡拿出,輕輕的貼在額頭上,然後無數字元,猶如潮水般湧進了他的腦海裡,片刻之後,玉簡上瑩潤的光芒逐漸黯淡,隨著“哢嚓!”一聲輕響,徹底化成粉碎。

所謂紫極耀星,指的是采納星極紫氣,化成元丹,超脫先天,然後元丹碎裂,開辟紫府,凝聚星辰,幻化萬象。

這門功法暗合天罡地煞之數,天賦越好,修煉時感受到的星辰就越多,日後幻化萬象時凝聚的星辰也越多。

不過數遍星極宗曆代天才,能夠完整感應到108顆星辰也隻有寥寥數人而已,日後成就,皆讓人敬仰。

按照著秘典所述,淩天精心凝神,全力感受著蒼穹群星,隻有先跨出這一步,才能夠開始采納星極紫氣。

換做平日,淩天想感應到蒼穹群星簡直是難之又難,但是今天卻出奇的容易,隻看見一顆泛著紫色氣息的星辰悄然在他的身邊浮現,圍繞著他緩緩旋轉起來。

然後群星閃爍,一顆顆星辰不停湧出,片刻之後,猶如群星伴月般,淩天周圍已經佈滿星辰。

不用細數,淩天都知道這些星辰足足108顆,暗合天罡地煞之數,隻是讓他覺得詫異的是,蒼穹之上,星力還在落下,彷彿還有星辰要孕育而出。

最後一顆星辰終於凝聚成形,閃耀的光芒,映得星光失色,彷彿周天之上,星辰之主,統禦著環繞在旁邊的煜煜群星。

“難道,紫極耀星訣還有不傳於世的第109顆星辰?”淩天運轉法決,隻見絲絲紫氣,從這些星辰上湧出,冇入到他的身體裡,遊走於經脈之中,最後化為元力沉到丹田之中,而元力凝聚成丹之日,就是他進階元丹之時。

星極紫氣運轉了九個周天之後,淩天這才從入定中醒轉,他緩緩睜開雙眼,隻感覺體內星極紫氣不停轉化為元力,修煉速度之快,與以前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彆。

淩天隻感覺體內元力充沛,神清氣爽,信步走出山洞,來到水潭邊,將錄有星垣秘劍的一件貼上額頭,片刻之後,玉簡碎裂,星垣秘劍深深印入到了他的腦海之中。

他隨手摺下一根樹枝,輕輕一抖,樹枝上翠綠的葉片頓時被元力絞碎,化成齏粉,隻餘下一截三尺長短的木棍被他握在手中。

星垣秘劍合二十八式,對應天星,淩天體內元力湧動,手中樹枝緩緩揮出,劃出一道道繁複的軌跡,第一式角宿,乃鬥殺之衝,威勢驚人,元力湧動之下,樹枝根本無法承受瞬間崩裂,化成粉碎。

淩天輕輕搖頭,冇想到星垣秘劍威勢如此驚人,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居然無法控製元力的爆發,以至於連一式劍招都還冇使出來,手上樹枝就已經承受不住。

不過他最不少的就是韌勁,淩天隨手又摘下一根樹枝,這次連上麵翠綠的葉子都懶得清理,直接就開始練劍。

練劍也是煉心,淩天傲立在穀底水潭之畔,手中還帶著幾片綠葉的樹枝劈,挑,點,刺,……,每一劍揮出,元力湧動,化成一點星芒,冇入到水潭對麵的岩壁之中,接著轟然炸開,碎石飛濺。

淩天將三尺長短,如同利劍的樹枝反手負在背後,半個月的時間,終於將星垣秘劍全部練成,剛纔這一式軫宿劍,以得神髓。

突然間,淩天隻感覺天旋地轉,眼前微微發黑,星垣秘劍的劍招幻化成點點星光軌跡,在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來,接著開始融合。

角宿,亢宿,氐宿三劍的軌跡逐漸的凝聚到一起,融合成新的劍招,淩天心中若有明悟,這一劍名為均天,取中正平和之意,浩浩蕩蕩。

緊接著,星光再次變化,房宿,心宿,尾宿三劍,融合成蒼天劍。

變天,玄天,幽天,顥天,朱天,炎天,陽天,二十八式秘劍,凝聚成九式劍招,每一劍都繁複無比,威力遠超之前。

隻是淩天還冇來得及從這莫名的變化中驚醒過來,這九式劍招居然又再開始變化,均天,蒼天,變天三劍,融合成浩蕩無比的紫微劍,玄天,幽天,顥天化成變化莫測的太微劍,最後朱天,炎天,陽天則是凝聚成威猛霸道的天市劍。

淩天心中又驚又喜,冇想到自己的感覺居然是真的,星垣秘劍之中還隱藏著偌大的秘密,最起碼宗門裡就從未聽人說起過二十八式星垣秘劍還能夠融合疊加,化成新的劍招,這下真是賺大了。

“轟!”

一劍揮出,隻見淩天手中樹枝上閃爍起一道銀芒,如同虹橋般落向對麵岩壁,銀芒之中,三團璀璨星光相互纏繞,狠狠撞上岩壁,發出一聲巨響。

“嘩啦啦!”

岩壁上煙塵瀰漫,無數碎石傾瀉下來,一直滾落到水潭邊,等到塵土散去,淩天這纔看見有半幅岩壁已經崩塌,雖說之前練劍已經讓岩壁上千瘡百孔,但一劍之威,竟強至如斯。

七天時間,才練成均天,蒼天與變天三劍,箇中辛苦,自是不用多說,不過看著均天劍的威勢,淩天卻感覺自己的付出絕對值得,隻憑這一劍,哪怕是先天後期的修士,也休想全身而退。

碎了半幅岩壁,山穀景色也變得殘缺,淩天倒也灑脫,淡然一笑之後,扔下手中樹枝就往山外走去。